“谁的孩子上北大”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前些日子,我第一次听说“坡党”这个词。 这当然不是什么政党的名字,它指的是在新加坡读高中的中国学生。他们小小年纪便离开中国,到教育质量和国际化程度都更高的新加坡读书,大多是为了接下来申请欧美大学本科时...

更多

对柴静《穹顶之下》的一些评价

应亚洲协会“中美对话”之邀,简单谈了一下对柴静《穹顶之下》的一些看法—— 第一次打开这部作品的时候,只看了十分钟就关掉了,因为发现它很长、信息太稀薄,用无法证明因果关系的女儿患病故事开头,似乎又堕入了...

更多

《纽约时报》怎样玩“众包”?

走在新闻业创新前沿的《纽约时报》研发实验室最近又推出了新玩意:一款叫“蜂巢(hive)”的众包开发平台。 要解释2014年12月问世的这款“蜂巢”,就得先回到该报此前在10月推出的另一款产品“Madi...

更多

从复旦遇难学生谈社交媒体信息的合理使用

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发生后,媒体陆续报道了部分遇难者的背景和生平。其中,一名遇难的复旦学生吸引了相当多的关注。一些媒体在报道中引用了遇难者生前在社交媒体发布的信息和照片,引发了不少质疑。复旦大学的官方微博...

更多

福山究竟说了些什么?

在很多人看来,福山成了自己的反对者。 今年9月,这位日裔美国政治学家关于“政治秩序”的巨著下卷《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在美国出版后,太平洋对岸的中国开始流行一种自得的气息:原来,历史并没有像福山在199...

更多

戴上虚拟现实头盔,“亲临”新闻现场

若干年后,人们获取新闻的方式将不仅仅是摊开报纸、打开电视、点击鼠标、掏出手机,还有可能是戴上一款炫酷的虚拟现实头盔。 发烧级的游戏玩家可能会对虚拟现实头盔有所了解——的确,它的最初应用(也是目前最主要...

更多

我对“新闻业死亡”的一些看法

前两天,朋友川叶写了篇文章,原题是“新闻业的死亡”,后来也许是觉得太过唬人,改成了“没想到新闻院毕业生这么难找工作了”。 文章里提到了两个有意思的故事: ——有一个学妹抱怨说,《新X报》的某个领导告诉...

更多

做记者和读博士

读博一年,越来越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和之前当记者时做的事情,其实根本都是一回事:把问题弄明白。 当记者时,带着选题出发,去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人,搜寻各类资料,为了让读者“在这里读懂中国”,自己不得不...

更多

香港“遮打革命”中的新闻实验

社会运动中,信息的收集和传播非常重要。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理念的更新,收集和传播的手段也在不断更新。正在香港发生的这场“遮打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中,就已经出现了不少新鲜的现象。...

更多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