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费穆和田壮壮的两个版本,相隔一个星期的时间。
  
  在费穆的黑白片里,许多表现手法在今天看来显得稚嫩;而在田壮壮的彩色片里,镜头和色彩的运用都相当有技术含量,例如影片一开始的时候,镜头就处于不断的移动中。但是在电影里,技术含量代表不了任何东西,所以田壮壮同学的翻拍基本上是不成功的,虽然也谈不上失败——它不是还去威尼斯风光了一把么?
  
  其实田壮壮同学的失败主要还是出在没有新意上,新瓶装旧酒,没什么意思。人物上的最大改动是把仆人老黄的性格刻画得更外向、更市侩了。而剧情上唯一值得注意的变化是,玉纹用手打破窗玻璃后,是礼言帮她敷药的,而在费穆的版本中,给玉纹包扎伤口的是志忱。田壮壮的这一改变(或者是编剧李少红的改变?)在我看来,是精彩的一笔。
  
  人物的性格方面,总体感觉费穆的版本中更隐忍、更掩饰自己,而在田壮壮的版本里,礼言和玉纹都有抱头痛哭的戏分,志忱的醉酒戏更是刻画得非常充分。这样的改变是好是坏?一半一半吧,嗯,但我看到志忱的醉酒戏时感觉是不太舒服的。
  
  如果我翻拍这部电影的话,我想我一定会把结局改掉的,我会让礼言服药后死去,而不是被救活。礼言死去后,这个故事将产生新的变化,情感冲突将更加强烈——玉纹会和志忱一起走么?她如何面对丈夫的死?她如何面对小妹?志忱能心安地带着玉纹走么?如果不能,他又能放心地撇下两个弱女子,自己远走他乡么?
  
  所以,如果还有人愿意翻拍这部片子,或者把它改编成戏剧什么的话,我期待看到这种可能性的后面,将会发生什么故事,因为我自己是想不出来的,呵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