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读崔卫平编的《不死的海子》,里面收录的是关于海子的悼亡、怀念和文学研究文章。有一篇西川谈海子之死的文章《死亡后记》,其中提到海子的性格,西川认为海子的性格形成有先天和后天两方面的因素,后天主要指他生活的农业背景。而谈到先天因素时,西川说:

  至于先天因素,我指的是他的星座。海子生于1964年4月2日,属白羊星座。如果我们不仅仅是出于迷信的兴趣来看待他的星座的话,我们至少可以在这里发现某些有趣的东西。海子一生热爱梵高,称梵高为“瘦哥哥”,而梵高恰恰也是白羊星座生人,这其中难道没有什么神秘的联系吗?是否生于这个星座的人都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倾向?早在1984年,海子就写过一首献给梵高的诗,名为《阿尔的太阳》。诗中写道:
  瘦哥哥梵高,梵高啊/从地下强劲喷出的/火山一样不计后果的/是丝杉和麦田/还有你自己/喷出多余的活命时间
  这首诗写的是梵高,难道我们不可以把它看作是海子的某种自况吗?“不计后果”这个词,用在海子身上多么贴切!

西川先生的这篇文章写于1994年5月31日,那时候在中国应该还没有几个人知道星座理论。在今天这个几乎人人皆知星座、谈恋爱看星座、招聘看星座的年代,读到西川的这段话,颇有意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