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去年12月5日下午,南方日报大楼12层,《南方周末》的电脑排版室里,正轮值当编辑的傅剑锋老师手中拿着观察版的大样,嘴里念叨着“快快快,重新想个题目。”

版面上的文章是写肖志军事件的,记者本来拟了一个标题,“孕妇之死”,傅老师觉得挺好,直接拿去上版了。这时有编辑看到版样,提醒说:《南方都市报》前几天的报道用的就是这个标题啊!

撞题是万万不可的,只能当即重新取题。傅老师把几个实习生也都发动起来,头脑风暴。我提出说可以用“一个孕妇的非正常死亡”,但是被否决了。最后,历尽千辛万苦,耗费数人脑细胞无数,终于定名——“孕妇李丽云的最后人生”。

昨天,新一期的《南方周末》出刊了。一看头版文章标题——“被踩踏者李红霞的短暂人生”。

又想起一月份的时候《南方周末》《财经》《中国新闻周刊》相继推出雪灾特别报道,分别被命名为“雪压中国”、“冰封中国”、“风雪中国”。

真是标题难,难于上青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