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一遇,个别地区百年一遇”,这是对于今年冬天中国南方遭遇的雨雪冻灾强度的公认表述。要在气象史上寻找类似的气象灾害记录,需要回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
  以目前的技术水平,如此天灾是难以凭借人力改变的,但我们完全有能力将应对天灾的准备工作加强再加强,应急预案完善再完善。对于灾害的强度,我们不妨换个角度看:十年一遇的灾害,意味着我们有九年的时间来准备;五十年一遇的大灾,则给了我们四十九年的时间;而面对百年一遇的特大灾害,则有九十九年的时间来研究应对。
  所以,“五十年一遇”的灾害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之前的四十九年被白白浪费。
  具体到此次雨雪冻灾,我们的防灾、救灾工作总体上是可圈可点的,这显示出灾害预防体系和应急管理机制的建设卓有成效,平日里的“磨刀”终于发挥了“砍柴工”。但,此番胜仗并不是完美无缺的胜利,在诸多方面仍留有缺憾。
  部分地区交通的长时间中断是此次雨雪冻灾中最大的遗憾。近年来,中国铁路的跨越式发展令人鼓舞。可惜的是,铁路系统应对灾害天气的能力并没有相应地实现跨越。虽说此次电网受损属于不可抗力,但铁道部门的反应速度、预案的完备程度仍有提高空间。与之类似,京珠高速的长时间封路也显示出相关方面的准备不足。
  当铁路和公路交通遭遇问题时,电煤供应也遭遇了紧张局面——来自国家电力调度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电煤库存可用天数一度仅为个位数,更有部分地区库存低于3天。煤荒引起电荒,越来越多的城市被迫拉闸限电,陷入短暂的黑暗。
  全民抗灾意识则是另一个需要加强的方面,它也是一项实实在在的“百年大计”——物质的东西容易完善,而精神、道德则很难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在这次抗灾救灾中,涌现出了许多感动中国的人物和事迹,那几位为抢修电力线路不幸殉职的电工将长久地留在国人的记忆中。但灾难来临时,也有不和谐的声音回响在我们周围:囤积居奇、借机发“国难财”的商贩,机械行事、毫无作为的地方政府官员,他们的表现告诉我们:要在危难时刻真正做到众志成城,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灾害是一个让问题集中暴露的展台,这是幸事。毕竟,在下一场五十年一遇的灾害来临之前,我们的准备有了更加明确的方向。试想:如果在本世纪中叶再度发生类似强度的气象灾害,那时的景象会是怎样?一切取决于从现在开始的准备。
  “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流行歌曲这样唱道。如果我们可以把每一年都当成大灾之年来准备和应对,那么,不管是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甚至千年一遇的自然灾害,我们都可以从容应对。

(《中国校园导刊》2008年3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