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接近毕业时节,对这所大学的感触就越多。虽然还将在这里度过两年硕士研究生的学习生活,但此时的我却像一个即将要离开燕园的学生一样开始留恋起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塔一湖。 
  说起来,这篇论文的缘起其实是一件并不美好的事情。去年10月和11月之交,三角地的信息栏被学校拆除,他们拆除时的理由是“广告混乱”,但学生活动的海报、展板也随着广告一起全部被逐出这块狭小但重要的土地。
  我思索了很多天,也郁闷了很多天。最终决定:将论文题定为北大精神,而且是蔡元培时期的北大精神。如果现实让人无奈,那么就从历史中去寻找安慰吧。
  另一方面,在北大的这几年,我一直投身于学生媒体的工作当中,对其间的种种悲欢无奈也有很深刻的感受。因此很自然,我想到了从蔡元培时期的学生媒体中探寻北大精神。
  这篇论文从定题到完工几乎跨越了半年时间,但实际操作的时间大概只有一两个月,其间各种事情耽搁,使得有些部分并没有达到期望的效果。我希望这些遗憾能够在将来写作硕士论文时弥补。
  关于这篇论文,我最应该感谢的人是陈_昌凤老师。感谢她四年来对我和我的同学们的关心和培养。陈老师学术认真,待人平易亲和,是不可多得的好老师。本以为还可以在硕士阶段继续跟随她学习和研究,但是很可惜,她就要离开北大了。希望以后我们还可以常常联系、交流。
  我还要感谢陪伴我写论文的歌——《未名湖是个海洋》。未名湖是个海洋,诗人都藏在水底,灵魂们都是一条鱼,也会从水面跃起……
  转眼又是一年春天,未名湖旁边的垂柳又绿了,三角地上的草和花又都长起来了,但海报和展板却没有回来。这所学校即将迎来她的110周岁生日,但那个曾经经历了无数个重要历史时刻的三角地却无缘过这个生日了。
  三角地不见了,陈老师也要离开了。我知道这是巧合,但我却也从中感受到了一些无奈的东西,而这种东西与这篇论文的主题相关。
  我想将这篇论文献给三角地,也献给陈老师。希望昔日的那个三角地有一天能够回来。祝愿陈老师在新的学校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最后我还想说,写作这篇论文让我相信,只要有我们一代代心怀理想的北大人在,北大精神就会永存。

 2008年4月13日于北大38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