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的欢乐冲刷了很多人对大地震的记忆。来自四川灾区的消息偶尔出现在官方媒体上,都是以“灾后重建顺利进行,灾区人民生活安定”的面目示人。当地的情况是否果真如此?以下是我的一位川籍师妹在北川看到的情况,从她的校内日志转载过来。)

  由于根本不可能到北川县城里面,只能在北川县的陈家坝乡待了一会儿。这里离江油只有大概40分钟的车程,原来的路不能走了,只能走盘山公路。一路上真的是山清水秀,要是没发生地震,这里的风景真的可以用心旷神恬来形容。但快走到陈家坝的时候,就看到了到处是一整块山体的滑坡,难以想象,现在的土丘是多少人的坟场。
  到了陈家坝,随便和当地人聊会儿天,结果引起了大家的纷纷“控诉”。一位男性老人说:“报道说每户人都有板房,实际上是大部分人都没有。”我看了看,分布在街边的板房最多只有100套,板房边是各种各样的帐篷。现在据说是家中有3岁以下小孩或者70岁以上老人的家庭才能分到一套板房。有个60多岁的老奶奶的家在滑坡的山体上,但现在乡政府居然要求她回原地居住,这个老奶奶借了点亮油纸搭了个棚,在临街找了处地住下。她说,“这是别人家的菜地,以后还得让。”而国家下达关于永久性住房的政策,这里还一直没有落实。
  其实在这里就算是住板房也不见得好到哪去,因为到迄今板房还没通电。更别提帐篷了。看这个老奶奶还是比较乐观的样子,我就问了问地震当时的情况,她说当时大队或乡政府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自救或者组织转移之类的,全都各管各。地震期间,政府上只有一个厨子没跑,在为大家做饭。众所周知的那位谭笑笑先不相信北川灾情,后来北川的一位妇女干部(王九华)跪着给他下话(方言,意“求情”),然后绵阳市委书记谭笑笑才派了个人看情况……
  我以为北川是全国关注之地,物资会有很多,但实际上,受灾的老百姓分到的物资少的可怜。一个大婶介绍说,这里都是看到一辆辆的卡车来,装了满车满车的物资,但就是发不到手上。上海捐了一车的名牌衣服,被某些官员家属拿去开了一家服装店。传说捐的现金,当场就被乡长和几个大队长分了。发东西都是要看人情看关系的。(我们这里还不是一样的,真是不想说)一位大叔一家5口人如今得到的救援物资总共是一床毯子,一件衣服和一双鞋。
  那位花甲老奶奶还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次乡上准备分发的物资被贼偷了,政府不去找,就说不够分于是不分了。一位男子说:“这是过去KMT才干的事。”当场就被拷在树上拷了一整天,随后就送到绵阳劳教所关了几天,从此群众对救灾物资发放都不敢说什么了。
  其实我并不是作为一个记者去的,我只是随便问了问就知道有这些大家都不再关心的幕后和真实。也由于时间不够,于是上述事实还没有全面的询问推敲,但以我自己在家两个月的经历来看,八九不离十。
  PS:开车的叔叔告诉我,平常火葬场一个尸炉烧一个人,5月12日之后的一个月里,火葬场一个尸炉烧4人人。他还说,最初空投到汶川的不是矿泉水,而是7万个尸袋。(当然,这些我也不能证实。)
  其实现在让我谈在家的感受,最深的并不是那几次我亲自经历的余震,而是在中武路上,我看到一家人的简易帐篷外,放着的几个花圈。还有,就是关于救灾物资那些乱七八糟的分发和当地志愿者的飞扬跋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