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篇日志中,我曾经欣喜地认为,残奥会结束之后,进北大校门就再也不用费劲掏出学生证了。我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的想法完全错误。

今天,新京报发了一条新闻,“北大拟继续实行进校验证管理制度”。此种说法与近日同学们从保安口中问到的情况不谋而合:目前进入北大仍要查证,保安们甚至说得更绝:“要一直查下去”。

这是一则让人灰心的消息。在我看来,对于一所以“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的综合性大学来说,选择封闭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走向封闭的北京大学没有未来。

走向封闭首先意味着学术交流受到影响。国内外的大牌教授想进入北大办个讲座沙龙也许不成问题,让校领导给门卫打个招呼就行,但学术交流并不限于最优秀学者,普通教授甚至普通学生都是学术交流的主体。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北大图书馆是对校外人员开放的,只须办理临时借阅证即可。图书馆的门开了,学校的大门却要关闭,岂不可笑?更重要的是,闭门造车是无法产生优秀的学术成果的,尤其对于人文社会科学而言,不仅老师学生需要走出去,也要将外面的思想和方法请进来。把门都关上了,还能期待繁荣的学术交流吗?一所封闭的学校如何产生开放的思想?

走向封闭还会进一步恶化北大的公众形象。昨天陈平原先生在讲授“中国现代大学研究”课程时曾说,北大已经成为一个“箭垛”,吸引了全社会的批评之声。他认为,北大对于批评之声应该有雅量,但不能置之不理,而要很好地进行公关。我想,当人们——来自各个社会阶层的人们来到北大门口,被拒之门外的时候,会产生一股很可怕的舆论合力,借由喜欢以“北大”二字吸引眼球的媒体炒作后,北大的形象必将继续恶化。北大不是存在于真空当中,尤其在这个时代,舆论的力量不可小视。就算你拿出了再多的科研成果,只要公众形象是负面的,那么北大的发展就会受到限制。

至于北大封闭有违“兼容并包”的传统,时评作者们已经写了很多。其中虽然良莠杂陈,但基本观点已经表达得比较完备,在此不再赘述。

再来看看支持封闭校门者的主要理由。他们认为,进入学校的“闲杂人等”会“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科研秩序”。说实话,旁听生影响课堂教学的情况我遇到过,但我想这是可以通过健全旁听生制度来解决的,而且根本没有上升到影响教学科研秩序的程度——我不信如果封闭校门一年,北大就能多出几项科研成果?还有人认为,到学校“蹭饭”的校外人员影响了学生的就餐,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不给他们发饭卡不就行了?至于社会车辆进入北大乱停车,就更容易解决了:限制机动车进入校园,完全犯不着限制无车的人。如果北大因为这些问题就走向封闭,无异于饮鸩止渴。

最近几年,以一塌糊涂BBS关站、三角地海报栏被取缔为代表的一系列事件,已经让人对北大的期待降至冰点。如今,在改革开放整整30周年,全社会对深化改革和开放形成共识的时候,在奥运会让“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怀容纳天地”的理念扎根在每一个民众心中的时候,北大却要做出封闭的选择,这不仅是逆潮流而动,更是拿自己的未来发展当儿戏。如果像新京报说的那样,“下周的校长办公会将讨论这个问题”,但愿领导们能够做出不愧对北大未来的选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