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国新办新闻局局长来给我们讲“奥运会展示了一个真实的当代中国”。他说的一个小故事很有意思,我想也不属于不宜公开的内容,大意记录如下:

组织外国记者到各地采访是该局的职责之一。有一次,他带一帮记者去某地采访,受到当地政府好吃好喝的招待。政府还要给外国记者提供住宿的地方,但记者们坚决不从,一定要自己掏钱。

采访的最后一天,大家在一起吃饭。外国记者抱怨采访受限,不自由。局长则问他们:当地政府把你们招待得这么好,每餐都请你们吃饭。上次想开车带你们去采访一所学校,你们却在路上发现了一个环境污染的地方,还坚持要下车拍这拍那,对采访学校却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说当地政府能受得了吗?

外国记者愣住了,陷入思考。过了一阵子,他对局长说:我想明白了,如果不让我们报环境污染这样的负面消息,还要我们记者干什么呢?

这下子该局长陷入思考了。他说,这反应了中西方新闻观的不同。

一个很好的总结。

我们在国内外媒体和新闻发布会上看到的种种尖锐对立,的确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中西方新闻观的不同。外国记者在中国吃好喝好,却还要对我们“吹毛求疵”、“恶意攻击”,习惯了将媒体视为“宣传教育”和“喉舌”的官员自然觉得非常委屈。

只是,我们的新闻观真的水火不容、完全对立吗?我们能不能寻找到一些共通的、普世的东西?一方面,寻找共同点有利于和外国记者的交流,对我们的外宣工作有好处;另一方面,也可为中国的新闻改革提供一些方向。

近些年来,中国领导人在各种公开场合频频提起自由、民主、以人为本等“普世价值”,这已成为中国谋求进一步发展以及获得世界认可的一把钥匙。而在一个更微观的层面——新闻观上,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能找到并承认“普世”观念存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