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天,这个新的独立博客已经运行一周了。在搭建这个站点的时候,我一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详细回忆并记录自己的网站建设史——网龄八年多的我,曾经做过很多个网站。我想,这既是一段个人史,也是八年来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缩影。

我是在千年之交的前后开始上网的,那时我在读初中。对于当时的国人而言,互联网是属于少数人的——2000年初CNNIC的网民人数数据是890万,和今天的近3亿比起来杯水车薪。我能成为小城里最早接触电脑和网络的一批人,和大城市里的人一起优先迈入网络的海洋,实属幸运。时至今日,我依然非常感激父亲的明智选择。

在那个年代的互联网上,制作个人主页是一件很“潮”的事情。那时个人主页被成为“烘焙鸡”,Homepage的很土的音译。不少网站都提供免费的主页空间(一般的规格是10M),有关制作主页的教程也随处可见,提供分隔线、按钮、装饰花纹等“素材”的网站更是热门。2000年,我的第一个个人主页就搭建在一个免费空间里,空间提供商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的主页有一个很土很傻的名字:“可可之家”——那时我的网名叫“cocoa”,一个经常被认为与李玟有某种联系的名字。

这个主页是用FrontPage制作的纯HTML站点,采用的是框架页面,左页面是栏目导航,右页面是具体内容。我记得当时我找了不少书,从书里面抄了一些我认为比较有意思的句子,敲进网站里,然后满怀激动地上传到服务器的FTP。

用今天的眼光看,那自然是一个非常简单和幼稚的“网站”。但它给了一个初中生非常大的成就感,自此之后,我又接连做了好几个网站。

继“可可之家”后制作的是一个关于游戏《帝国时代》的网站。当时,我和父亲都很喜欢玩这个游戏,于是我制作了一个提供游戏介绍、攻略、秘籍、补丁下载等内容的网站——现在想来有些不可思议,那时有好几个《帝国时代》的主题站点,有的是像我这样的游戏爱好者自己制作的,有的背后则是一个运行团队。而我的那个小小网站竟然也获得了不少关注,使得我更新得不亦乐乎。

也正是在那时,我得到了作为站长的第一桶金。当时,一家网站提供广告服务:只需要将一个类似工具条的东西安装到自己的网站上,它便可以根据网站流量(而非点击量)付费。最后我收到的汇款单是几十还是几百?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有一个细节是:收到汇款单后,我母亲便拿着我的户口本(我才不到14岁,没有身份证)去帮我取出了这笔钱。当时我还老大不乐意,因为我从郑渊洁的书里读到,他没有去取自己的第一次稿费,而是收藏了自己的第一张稿费通知单。我也希望能够留下这张汇款单作为纪念。

后来,那个提供广告服务的网站很快消失了。再后来,专业游戏网站egames.com.cn找到我,希望将我的帝国时代站点纳入它的子站序列中。再再后来,我的帝国时代网站停止更新了,如今也几乎找不到这种爱好者自发制作的关于某一款单机游戏的网站了。

游戏网站之后,我做了一个我的网站建设史中生命最短的网站——“是是非非”。这是一个时事辩论的网站,每周提炼几个方面的题目,列出正方和反方的观点,请网友发表意见,进行辩论。在页面设计上,采用了最基本的php技术实现留言评论。尽管这个站点因为人气不佳难以为继,但现在想来,它似乎可以被视作网站交互式内容,甚至web2.0精神的先声,另一方面,它也体现了我在新闻方面的感觉。(好像太过自夸。。。)因为这个网站,我的网名曾经改成了“是非男孩”,这个不甚严谨的名字后来时常被人开玩笑。

此间,我还设想并初步制作过几个网站,比如提供IQ和EQ测试的“QQ双响炮”,但最终都没能成形。

进入高中年代,住校的我每周只有半天的时间可以上网,还是老师“特批”的。因此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用来制作网站,不过利用假期,我仍然推出了自己的新站“拔节少年”,放置在K12教育网为版主专门提供的免费空间中。

这是一个文学性的网站。高中时代的我,在大搞奥林匹克竞赛的理科实验班却“文”兴大发,写了不少文章,很多都被语文老师投到了外面的杂志,收获了不少稿费。我的这个“拔节少年”便是将自己的作品分门别类地进行收录,并不断更新。直到现在,在亲戚朋友圈子里,仍有不少人能够记得“拔节少年”这个名字。

高考过后的暑假,我又开始了新的网站建设计划。我“大手笔”地购买了3年的虚拟主机和国际域名solojuly.com,制作了“七月独奏”。这是一个综合性的个人网站,既提供“拔节少年”里的那些文学作品,又涵盖我的日记、摄影、读书笔记、听歌感受等。

不过,这仍然是一个静态的网站,更新HTML页面的不便也导致了更新的减少。最后,我没有给这个网站续费,它便自然死亡了。

随着以博客为代表的新技术的兴起,“烘焙鸡”式的个人网站被时代的大潮所淘汰。2006年初,在更新“七月独奏”的同时,我也在歪酷开设了自己的博客。后者的便利更新和rss技术的发展,也是我舍弃前者的原因之一。

如今,我又重新购买了空间和域名,建设了自己的网站。从“可可之家”到“拔节少年”到“七月独奏”再到“绝版青春”,这一系列的个人网站可以勾勒一个少年从13岁到21岁的成长历程,也可以一窥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