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改革开放第30年的尾巴上,我却想起改革开放前一年的高考作文题——在这战斗的一年里。
  没有人会否认,2008是惊心动魄的一年。这一年,我们和不断袭来的天灾战斗。我们用爱心融化冰雪,用双手帮助地震灾民重新站起来。可是,没过多久,我们却绝望地发现:比天灾更无情的是人祸。结石宝宝的啼哭,比汶川人民的眼泪更令人痛彻心扉。
  这一年,我们和金融危机战斗。为了挽救那令我们无比自豪的经济数据,大手笔的四万亿迅速拨出,令磨磨蹭蹭的美国人羡慕不已。不过,什么都没能挽回股指的狂泻,什么都没能阻止房价做俯卧撑,好在股民都是忍者神龟。我们还在和金融危机带来的就业难题战斗,并且准备使出杀手锏——扩招研究生,将战争拖延两三年再说。
  这一年,我们还在和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战斗:制造骚乱的僧侣,歪曲事实的外国媒体,闹剧不止的周老虎,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算个P”的林嘉祥……
  不过,这都不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战斗。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最想提及,也最不愿提及的,是发生在小学生身上的两次战斗。
  一次是在4月中旬,地点在我的家乡安徽省的省会合肥市。这是一座建有多所大学的城市,所以,当抵制JLF的风潮席卷全国的时候,这个城市格外高调,容易激动的大学生们成为抵制运动的主力。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小学生却成为战斗的第一棒,南方周末当时的报道说(这篇报道已经被绝大多数网站删除,包括南方周末自己的网站):

  4月17日下午,有学童在JLF门前聚集,呼吁路人抵制JLF,他们煞有介事地向路人“宣传”:“抵制JLF,因为它支持藏独,因为它在武汉降了半旗。”这些都是网络出现不久的话题。市民们对学童们的表现报以掌声,并踊跃在小学生的自制宣传幅上签名。
  事后,超市附近的乐农新村小学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当天确有该校学生去了现场,但不清楚是否被老师组织。
  4月18日,这些在网上被昵称为“红小兵”的孩子们再次来到广场喊爱国口号,向路人宣传。他们没在广场上呆太久,在民间网络酝酿的情绪火种一下子被一群小学生点燃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了大人们。

  第二次战斗发生在几天前,那个名为《2009,中国加油!》的诗朗诵视频。视频中的小学生们朗诵着老师撰写的诗篇:“瘦瘦的欧罗巴,挡不住天朝的金戈铁马,地震的余波也能把法兰西催垮!”“将反华者狠狠的踏在脚下!”
  有网友在转载视频时将其命名为“令西方丧胆的最牛小学生朗诵”——先不论西方人有没有闻风丧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自己吓得够呛。这样的老师,是要将学生培养成“红小兵”么?看着视频里可爱的正太萝莉们,不得不想高呼“救救孩子!”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战斗的决心和激情。最缺的,是静下来思考“我们为何而战”。
  战斗是为了解放,不是为了又一次的奴役。

  可是像2008年的这两次小学生的战斗,就算他们在气势上已经完全“战胜”了所谓的“反华者”,他们真的能获得解放吗?不能。孩子们(包括千千万万的大人们)在高呼胜利的同时,其实已经走入了另一种奴役的形式。
  在这战斗的一年里,主席教导我们: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
  “不折腾”三个字说得真好。求求老师、家长、媒体们,别去折腾孩子们了,你们自己也别瞎折腾了。中国人的激情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让全世界都见识过了,我们无须再想尽办法“令西方丧胆”。眼下最要紧的,是好好想想战斗的原因,想想马克思老人家说的“人的解放”究竟是什么。
  2009年,但愿大家真的不折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