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文化输出”成为一个时髦的短语。当中国的经济力量已经强大到“2009年,只有中国才能救资本主义”时,向世界输出中国文化、输出价值观便成为上至决策者、下至普通民众津津乐道的话题。胡紫薇的名言“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即是一个最好的佐证。

当代中国人在谈到“文化输出”时,总是怀有一种奇怪的矛盾心态。一方面,我们声色俱厉地指责所谓的“国际敌对势力”推行“文化霸权”,说它们居心叵测地“加大文化输出和思想价值观念渗透,企图用潜移默化的方式使‘80后’、‘90后’全盘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语出2008年11月26日《光明日报》

但另一方面,我们却总在希望加强自己的文化输出。我们去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学院,我们利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机遇,大力宣扬中国文化元素,张艺谋就曾大方地承认:奥运会开幕式是一场“最隆重的、最正式的文化输出”。对于自己的邻居韩国、日本和印度,我们一边酸溜溜地看着它们的韩剧、动漫和瑜伽,一边捶胸顿足地自问:为什么中国文化进入西方生活的仅有一个中餐馆而已?

这是怎样的一种双重标准?在这种双重标准的背后,是中国人近代以来长久养成的自卑心理,以及经历一段快速发展时期之后急于求成的心态。

在这种情况下,当下的中国人在兴致勃勃地谈论“文化输出”时所抱有的心态就是不正常的。我们是否认真想过:“文化”到底是什么?它是如何产生的?它是用来“输出”的吗?

让我们听听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的话吧。当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到处宣扬自己是漫画迷,企图为日本的文化输出添砖加瓦时,宫崎骏却毫不留情地给麻生泼了盆冷水:“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我就从不愿自己的作品当成是出击外国的工具。日本目前应当做的是检讨过去,而并非无忌惮的发扬国粹主义。”

宫崎骏的动漫作品也许是日本最成功、最引以为傲的文化输出成果,但他本人却根本不愿意“输出”自己的作品,更对日本政府进行文化输出的战略嗤之以鼻,这种反差引人深思。其实,纵观人类历史上的伟大文化成果,有哪一项是因为国家的“文化输出战略”而产生的?优秀的文化从来都是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下生根发芽,并借助一些天才人物的智慧自然生长,而不是被国家的力量揠苗助长出来的。

当我们将文化视为一种“工具”,甚至是出击外国的“武器”时,我们就彻底误解和异化了文化的本质与内涵。这种功利主义的追求已经伤害到了中国文化的正常发展。放眼望去,这个国家的各个城市、各个省份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怎样输出“本市文化”、“本省文化”。为了达到目的,各级政府不惜大量动用资本的力量、权力的力量,可是,资本和权力却是文化的天敌,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能制造出短命的文化、伪劣的文化、腐朽的文化,那些原本可以生长出来的优秀文化却在一片喧嚣声中隐匿不见了。

说到底,人类文化的真谛是自然生长、平等交流,那些将“建设”、“输出”之类的动词放在“文化”前面的努力都是徒劳,甚至是荒谬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