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始为2008年作总结之前,我愿向身边在这一年里离开这个世界的老师和同学致以深深的怀念。虽然和你们中的大部分都从未相识,但谁又能肯定地说,我从来没有和你们在校园里擦肩而过呢?

【赵存生】
  北京大学原党委副书记。2008年8月1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66岁。
  作为2004年才入学的小辈,实在是没有什么资格写赵存生老师。在这里只想提两点:第一,根据陈昌凤老师的讲述,赵老师和两年前去世的何芳川老师都是北京大学筹建新闻与传播学院时的支柱,陈老师在博客里面写“愿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后生们,也铭记这两位前辈”,我也愿我的同学们在看到这篇博客时,记住这句话;第二,我在担任新传社社长的时候,曾经安排记者采访过赵存生老师,他的照片和言谈都记录在了我们的杂志上。
  背景阅读:北京大学校报《其人犹在 香风远播——悼赵存生同志》;陈昌凤老师的博客《北大又一位支持过新闻教育的领导去了!》;北大新传社《赵存生:棋牌运动与北大精神

【金开诚】
  北京大学教授,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前副主席。2008年12月1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
  又一位离去的中文系大师。
  背景阅读:光明日报《先生何曾趋避过 金石早为精诚开

【澡堂内死去的同学】
  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2006级研究生某同学,2008年2月26日下午死于畅春新园地下澡堂。
  至今我们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愿你去的那个世界没有这么多的疑惑和“不明真相”。
  背景阅读:本博客《北大研究生澡堂之死疑云

【奥运前坠楼的同学】
  你的离开更加不明不白,无人知晓。我甚至无法找到你是哪个学院,哪个年级的学生。
  一切都只因为你离开的那个日期——8月1日。我搜到你同学的一篇博客,她说“学校为了和谐的奥运立刻封锁了消息,很少有人知道,也就很少有人去背后议论,他走的很安静。没有了旁人的打扰,这也许正是他想要的。”
  她这样形容你:“又高又帅,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成绩总是系里的前几,时常去健身、打球、组织班级活动,导师又是实验室主任,我很难很难把他和这样结束生命的方式联系起来。动不动脑海中就是他的满脸笑容。”
  这已经是我们能在互联网上搜索到的关于你仅有的信息了。

【那位在北大东门遭遇车祸的长安大学同学】
  你不是北大的同学,但我仍要将你列进来,因为你是在参观北大的时候遭遇车祸的,当时你心中是否正憧憬着一塔湖图的风光?但那辆闯红灯的汽车将一切都击碎了。
  车祸发生的那个可怕的地点,是北大物理和化学学院的很多同学每天都要经过的路口。这里交通的混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如果那天不是你,很可能会有另一个北大同学或老师葬身车轮下。你的离开,以及两位北大物理学院老师的受伤,不知能否换来有关方面整治此危险路口的哪怕一丁点决心。
  背景阅读:北京晚报《来京面试学子北大东门人行道遇车祸

(转载请注明链接出处 http://www.fangkc.cn/life/pass-away-in-200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