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天下第一大系,天下的大系我们第一,
我们的笔杆就是武器,我们的武器就是笔杆,
用它来铲除反动势力,用它来铺平建设路基,
迈开大步向前冲!一二,一二,一二一。

我们是天下第一大系,天下的大系我们第一,
我们的学习就是武器,我们的武器就是学习,
用它来服务人民大众,用它来充实我们自己,
团结互助加油干!学习,学习,再学习。

我们是天下第一大系,天下的大系我们第一,
新闻工作不比以前,过去的烂账不必再提。
谁再造谣吹牛皮,就是我们系的公敌!
我们系里不要他,叫他转到××系!

这是刊载于燕京大学1950年刊上的“燕大新闻系系歌”。从歌词中可以看出,当时的燕大新闻系同学们心情是多么豪迈,实在令我等如今在燕园学新闻的同学艳羡不已。

燕大新闻系这么牛,是有自己的底气的。这个系凝结了司徒雷登校长的不少心血,而且自创办之初就得到了世界上第一所新闻学院——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支持,基本上是在它们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此后,燕大新闻系不光学习密大新闻学院的办学模式,双方还互派老师和研究生,甚至互相承认学历。在今天看来,实在是中国新闻教育史上的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据燕大新闻系毕业生、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林帆回忆:新闻系的倨傲燕园是得到燕京人广泛认同的。“因为新闻系学生能量大,学生会底下的社团大多数是我系学生负责,特别是作为校刊的《燕京新闻》,名为学生的实习园地,编辑部就设在系里;却面向社会公开发行,很受读者青睐。其时燕京学生八百多,发行量竟几近四千份。办报的经费靠零售和订户费绰绰有余,俨然一张像模像样的小报。这有赖学生力求直接采访,掌握第一手材料敢说真话。举个例说,北大女生沈崇遭美军奸污,国民党宣传机器为掩盖真相,污蔑她‘似非良家少女’、‘勾引美军制造事端’等等,而沈崇一直没有露面。《燕京新闻》即多方打听,躲过胡同口特务的监视走进沈家,写出《沈女士访问记》和《重访沈女士》作为独家新闻首先发表;轰动了北京城,从而澄清谣传,并被国内和香港的一些报纸转载。”

——又是一段令人神往但无力企及的历史叙述。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这首“天下第一系”写于解放之后,并且是以《解放军军歌》为谱创作的。写这首歌的燕大学生恐怕万万没有想到,在两年后的院系调整中,燕京大学竟被撤销。如果之前就知道这个结局,他们还会满怀豪情地唱起军歌的旋律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