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了遥远的过去
未曾实现的梦
曾经一度人们告诉你说
你是未来的主人翁
——罗大佑《未来的主人翁》

六一儿童节就要到了,我有些悲伤,这并不是因为我自己已经年近22,早就没有权利过这个节日了,我悲伤是因为我想到那些“祖国的花朵”,那些“未来的主人翁”们——他们从成人世界得到的是什么?他们所谓的“未来的主人翁”又究竟指的是什么?

我们生活在一个喜欢许给孩子们空幻诺言的国度,每一个人从小开始都被一遍遍地灌输进这样的话语:“你们是祖国的花朵,是民族的骄傲,是国家的未来,是新时代的主人翁”;“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托起明天的太阳”……仿佛只要我们一长大,整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就将掌握在我们手中。

可是,“祖国的花朵”们真的能成为国家的主人翁吗?暂且不说“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之类令人心碎的话,对于那些逃过劫难生存下来的孩子们,他们能拥有权力吗?

没错,每一代人都会长大,掌握世界的权力总会流转,但它永远只在少数人手中。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未来的主人翁”只是一个在风中飘来飘去的美丽谎言。

更可怕的是,那为数不多的未来主人翁人选,或许早已被确定。这个社会各阶层之间的流动越来越少,城乡差距却越来越大,曾经有不少人认为读书是农村孩子离开家乡飞黄腾达的理想路径,但数据却可能证明了相反的结论。好不容易有农民的孩子上了名牌大学,在大城市开始奋斗了,却被富家子弟的“欺实马”撞飞。

那么,“祖国的花朵”是否可以成为自己的主人翁?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每个人都可以是主人翁,前提是他/她成长为一个独立、自由的人。但是,我们的教育是否真的在培养主人翁?

相信很少有人能给出乐观的回答。在我们的教育系统中,独立从来不是一个被肯定的词汇,因为永远有标准答案在那里立着,而自由更不可能被提倡,所以连一本语文课本都会有名目繁多的红线。虽然课程不断“改革”,但顶多只是割割双眼皮,不可能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是一个大多数人无力掌握自身命运的时代,即使你只想躲进小楼成一统也不可能。今天的花朵,很可能成为明天被侮辱和被损害的那个人。十年前的Deng玉娇不也曾是花朵的一员吗?我们为花朵们所铺就的,是一条通向未来主人翁的道路,还是相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