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发的调查结果今天是五四运动90周年纪念日。这个数字本是一个“大整”,但由于各种各样的“敏感”原因,官方的纪念活动算不上隆重。总书记和总理分别在纪念日前夕去了中国农业大学和清华大学,他们的讲话,尤其是总书记的讲话必将成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各高校“学习”和引用的对象。

官方将五四运动定调为“爱国主义革命运动”。《人民日报》刊发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有40.2%的人认为五四精神是“爱国主义”,而认为五四精神是“民主”和“科学”的只有23.4%和20.8%。

这一数字实际上也反映了官方最希望当代大学生具有的精神是什么。没错,是“爱国”,而当今中国语境下的“爱国”又往往与“爱党”、“爱政府”混同起来。

其实,更确切地说,官方最喜欢的大学生应该是“爱国,但不革命”——革命已经完成,同学们只需安心出力建设国家,完成“民族复兴”的任务就好了。共青团机关报《中国青年报》今天的社论是《到基层一线去锻炼成长——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这个题目实在令人喷饭:五四运动和基层一线有半点关系吗?这篇社论的立论依据完全来自总书记在农业大学的讲话:“希望同学们自觉到基层一线去发挥才干,到艰苦的环境里去经受锻炼,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建功立业,切实走好迈向社会的第一步,开辟事业发展的新天地。”这也证明:纪念五四其实根本不必去了解五四到底是什么,只要能将五四运动和自己的需求联系到一起便可以了。

北京大学被誉为五四运动的发源地,但好像这所大学已经忘记五四运动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四月底的时候,校方举办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但纪念的人物只有一个——李大钊。学者们召开李大钊理论研讨会,师生们到李大钊的雕像前鞠躬鲜花,还有一部名为《李大钊》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在北大放映。在校方发布的纪念文字中,看不到老校长蔡元培的名字,也看不到曾经的北大教授陈独秀的名字(讽刺的是,提到《新青年》却不提陈独秀),能看到的是图书馆管理员毛泽东,还有李大钊、邓中夏、蔡和森等人;看不到德先生、赛先生,能看到的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是工人阶级的壮大。

不过,这并不代表没有人记得蔡元培、胡适、陈独秀等人了。那些真正的知识分子们仍然念叨着这些名字,他们发现:自己在这个时代所写的很多东西,其实前辈们早已经在90年之前就写过了。有人感叹:中国的历史早在90年前就已经终结了,不再前进也不再进步。

这让人失望,让人彷徨:我们是否还要在历史的停滞中再度过90年?那时,我们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海峡对岸的台湾也在纪念五四。对于宝岛来说,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来举行纪念活动,因为五四时期的重要人物——胡适、傅斯年、罗家伦都在1949年后去了台湾。不过,五四运动的真面目也曾经被盘踞台湾的国民党扭曲过。《联合报》的报道中说:“国民党视‘学生运动’是共党搞垮国党的关键,来台后绝口不提,将五四简化为‘五四文艺节’。五四高举的‘民主、科学’大旗,被前总统蒋中正安上‘伦理’两字,成为‘伦理、民主、科学’。”

看来,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台湾,五四运动都改变不了自己被各方随意解读的命运。表面上大家都在纪念,实际上只不过是在各取所需而已。对于官方来说,要取出来的是大学生对祖国、对执政党、对政府无条件的热爱;对于北京大学来说,要取出来的是证明自身合法性的“光荣传统”;对于知识分子来说,要取出的则是那些曾经在90年前被呼喊了千千万万遍的词语:民主,科学,自由,法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