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进入了五月下旬,应届毕业生找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有多少大学生还没找到工作?统计数据告诉我们:近两年沉积的未就业的高校毕业生约有480万人,而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又超过了560万,未能就业的毕业生人数以百万计算并不是过分的估计。

在2009这个被各方称为“敏感”的年份,我们常常可以听到一种说法: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这个群体将构成一个极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是啊,多有道理,大学生群体可是曾经制造过不少麻烦的。

不过,我最近却越来越觉得,就业的难题有可能会起到一种意想不到的“维稳”效果。

一方面,就业的沉重压力将大学生们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从大学入学,甚至从小学入学开始就为在就业市场上脱颖而出不断努力,但残酷的现实形势却总在打击他们的信心,消耗他们的能量。大学里流行一句玩笑话:“找工作是狗一样的生活”,你能想象那些追逐着工作跑得精疲力竭的大学生们有力气去制造什么麻烦吗?

另一方面,就业压力会让大学生们变得愈发短视。逻辑很简单:既然工作这么难找,那么我就应该全身心地投入求职,关心怎样才能找到一份高收入的好工作,这样的后果便是越来越重视自己的个人利益,不再有胸怀天下、忧国忧民的情怀。中国古代的读书人尚且能够在寒室中思考“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但今天的大学生在一个物质生活繁荣的时代却已经失去了这样的传统。

关于大学生的教育和求职问题,逆转录猴子师兄说过一段具有穿透力的话,转载在此与大家分享:

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度里发生的一切,让我不得不大声赞美结构马克思主义者阿尔都塞的穿透力:如果说整个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是一场庞大的交响音乐会,学校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则是成音乐会上一个起支配作用的角色,通过接受教育,劳动力和生产关系的再生产得以顺利进行,并使得无产阶级把自己被剥削的阶级地位置于一种合理的想象当中。

PS.严肃之余轻松一下,来听一段关于“找工作”的相声吧,说相声的是人大新闻学院的齐云飞同学,可以算是我的老朋友了,非常有才: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I4MDA2OTI=.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