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飙车案雷人判词:
本院认为:被告人胡斌在市区内驾驶改装车,超速行驶,至使行人谭卓当场死亡,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过去曾有多次超速驾驶记录,此次超速撞死行人,社会影响很大,应从重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并且向死者家属进行赔偿,尤其是胡斌在足球和篮球方面有一技之长,属于21世纪最需要的人才,故酌定从轻予以处罚。”

的确是够雷人。搜索结果显示,这份判词至少已经被转载到上千个网页中。愤怒的网民们大声咒骂这不公的判决,这罪恶的社会。还有时评作者据此判词,唰唰唰写好一篇评论,呼唤“法律不能受到权力和金钱的左右”。

不过,等等,这份判词是真的吗?

其实,稍加搜索就能发现,它不过是知名博客王小峰的恶搞之作罢了。人家说得很明白:“我先草拟一份判决书,写得不好,请多关照。”可是转载的网民们和慷慨激昂的时评作者们为什么连这个简单的事实都没能查证呢?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因为这个社会的确存在太多的不公,法律存在太多的缺陷,所以人们在看到这份无厘头的判决之后,尽管很惊讶,但仍倾向于相信。

有道理,但把责任全都推到“社会”、“法律”的头上是不公允的。问题更多出在我们自己身上。不信,我们再看另一个伪文的案例。

昨天,在豆瓣等网站上,一篇“胡适日记摘录”获得了大量的转载和推荐:

在《胡适留学日记》里有这样的记载,【大意】如下:

7月4日
新开这本日记,也为了督促自己下个学期多下些苦功。先要读完手边的莎士比亚的《亨利八世》…

7月13日
打牌。
7月14日
打牌。
7月15日
打牌。
7月16日
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订下的学习计划你都忘了吗?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7月17日
打牌。
7月18日
打牌。

到目前为止,这篇东西在豆瓣网上已经获得了超过1000人次的推荐。推荐者无不欢欣鼓舞:原来当年胡适之大师也这么堕落,我可以安心地上我的网了!

不过遗憾的是,在少数有考据精神网民的努力下,这篇东西已经被证实为伪造

在这样一个案例中,没有诸如“社会黑暗”、“法律不公”之类的因素来为网民开脱,伪文流行的原因只有一个:缺乏怀疑精神。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国人缺乏怀疑精神的事实是基本可以认定的。这样的土壤造就了伪文的流行,不过这倒没什么,你可以说“胡适之打牌”之类的伪文只不过是博大家一笑而已,但更重要、更值得警惕的是:缺乏怀疑精神是极权暴政生长的最佳土壤。原因很简单:当民众不去质疑事件的真相和逻辑,一切的解释权便都归入了执政者的手中。

想想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某个南半球电影节上播放的一部纪录片,我们是不是也太急于跟随权力的声音来下判断了呢?毕竟,我们甚至连那部电影的一个画面都没有看过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