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沃尔特·克朗凯特走了。他曾是美国CBS的新闻主播,但我更愿意称他为一位真正的新闻人,因为他始终以客观公正地提供事实、报道真相为职责,绝不同于中国式新闻主播的“传声筒”、“肉喇叭”。也正因为此,他才会被誉为全美国最受信任的人——对比着想想,我们的某些新闻主播是不是近乎于“最不受信任的人”了呢?

谨以翻译此文向克朗凯特致以怀念和敬意。让我们一起回顾他所经历的那些大事件——引发他开怀赞叹的人类首次登月成功,他在节目中坚定反对的越战,还有那最令新闻人激动的水门事件。

克朗凯特

译自《洛杉矶时报》2009年7月20日“Cronkite — that’s the way he was
原作者:Daniel Schorr(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网高级新闻评论员,曾与克朗凯特共事20年)
翻译:FangKC.cn

从早年在通讯社当记者时开始,沃尔特·克朗凯特就喜欢将自己比作一名公正无私的事实供应者,像“堪萨斯城的送奶工”一样将事实用不带感情和偏见的方式提供给受众。但人们记忆中关于他的最难以忘怀的几个片段,却都是他感情流露的时刻。

当人类登月成功时,他那句“噢,小子!”拆穿了任何对客观的伪装;当必须宣布肯尼迪总统的死讯时,他声音哽咽——这两个片段都远远超出了“仅仅是事实”的表态。

同样,当克朗凯特飞往越南报道越战,并在返回后坚定地下结论说“战争不可能胜利,必须结束”时,他所引以为傲的只提供事实的“客观性”也好像从人间蒸发了。

上周五克朗凯特逝世后,报纸、广播、电视都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这看起来可能有些奇怪,因为克朗凯特已经是上一代的人物了,他所从事的职业在今天被深深怀疑。但在他担任CBS《晚间新闻》主播的那段时间,克朗凯特代表了美国精神中一些深层的东西,具体体现为一个词——信任(trust)。

当克朗凯特在节目中断定美军必须从越南撤离后,当时的总统林登·约翰逊对助手比尔·莫耶斯说:“如果我失去了克朗凯特,我就失去了整个美国中产阶级。”克朗凯特并不是第一个表示反战的记者。在他之前,大卫·霍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和尼尔·希恩(Neil Sheehan)都曾对战争的获胜可能性得出过相同的结论。但没有人能像沃尔特大叔那样,将整个民族的情绪都转向反对总统,反对总统的政策。

为什么?他是怎么在公众中获得如此大的影响力,以至于大家都开始不信任当权的政府和正统的媒体?

答案很简单——但可能太简单了——克朗凯特激发了民众的信任。多项调查显示,他是美国最受信任的人。他那带着美国中西部韵律的男中音,那播报任何大事时都处变不惊的表情,还有那永远不疏远观众的习惯——所有这些因素将他塑造成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角色。他也感觉到了这个角色的分量。当他被要求去竞选官职时,他一遍遍地表示自己不能从自己的主播台上走下来。

对于我们在CBS新闻台工作的人来说,当进行圆桌会议时,测试话筒的人总会说“喂,沃尔特……喂喂,沃尔特”。这就是他给CBS的新闻事业留下的印记,他对我们新闻的影响至少持续到了1981年。那一年,公司为了追求更高的收视率而要求他退休,让丹·拉瑟取而代之。

在克朗凯特报道的所有大事件中,最大的是尼克松的水门事件。那时,我得到了为CBS报道水门事件的任务。1972年10月,在总统大选就要开始之前,沃尔特和我取得联系,讨论越来越多的表明白宫卷入这场丑闻的迹象。尼克松总统及其助手在事件中的可能角色已经开始在《华盛顿邮报》等报纸的标题中出现,但整个故事并没有在公众中引发太多的反响。

“目前为止,这是一则报纸新闻,”克朗凯特说,“我们需要把它变成一则电视新闻。”

我们的计划是将两期《晚间新闻》的大约一半时间用于介绍水门事件中已知的各项重点事实概要。第一次的14分钟节目在星期五播出。在节目最后,克朗凯特宣布另一半将会于下个周一播出。

但当强有力的第一部分播出后,白宫法律顾问Charles Colson给CBS总裁William S. Paley打了一通暴怒的电话,威胁要通过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的监管力量进行打击报复。Paley许诺:枪毙掉第二部分。

新闻部的负责人Richard Salant提醒Paley:第二部分将于下周一播出的消息已经通知给了我们的观众。最终,我们不情愿地对早已完成的第二部分重新进行了剪辑,砍掉了一半以上的内容。

事情发生后,克朗凯特第一个私下承认:现在已经不是CBS最好的时候。但他并没有将此事变成公共话题,那不是美国最受信任的人的做法。不久后的八月,这位CBS主播播报了尼克松下台的消息。

后来,《华盛顿邮报》的发行人凯瑟琳·格雷厄姆(Katherine Graham)承认:是克朗凯特将《华盛顿邮报》的伟大工作变成了全国知晓的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