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去看望大舅爷,老人去年刚动过一次不小的手术,但恢复得很好。今年7月份刚去了青海,轻松挑战了三千多米的海拔。现在,已逾七旬的他每天早上打羽毛球,白天或者傍晚抖空竹,还经常去游泳,连续游1000米中途都不用休息,令我既惊讶又羡慕又惭愧。

在各种运动中,空竹是他的最爱,以前便经常表演给我们看。今天,大舅爷又向我们宣布:他的技术又升级了!说着便得意地拿出他最新的空竹竿子,像变戏法似的一节一节展开,最终的长度竟达到了3米多!他就是拿着这两根跟钓鱼竿一般长的竿子,将空竹耍得服服帖帖,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确实很难相信。

大舅爷的精神生活同样丰富多彩,他不仅订阅了《炎黄春秋》《书屋》等杂志,还时常跑到大学里面听讲座。对于电脑和网络,他也接触得早,使用得多,很久之前就开始采用电脑打字的方式写家书了。今天,他又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他开博客了。

回来一搜,果然,大舅爷的博客是8月9日开通的,迄今已经写了12篇。内容包括杂文、诗歌、回忆师友的散文,还有篇幅较长的关于某一问题的深入论述。最精彩的一篇当属《数学教师要使学生感受到数学之道》,当了几十年中学数学老师的他,从数学中悟出了“道”,而这种道,绝不仅仅是跟数学相关,甚至不仅仅是跟科学相关,它在很大程度上涉及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也即价值观。例如,数学的“真”以及它普遍适用于任何国家、任何民族的特点告诉了我们“求真务实的普适性”,而数学对自由思考的提倡则与人类爱好自由、“让思想冲破牢笼”的特性相符。

实际上,我的二舅爷在年初的时候也开通了自己的博客,但最近更新得少了。根据我的观察,写博客的老人们大致有几方面的共性:更新不快,文章格式严谨,不会使用网络语言,喜欢写古体诗词。此外,写博客的老人们对身边事、天下事普遍比较关心,对家乡、往昔生活和亲朋师友的回忆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而自身的健康等话题也常常被提起。如果说80后、90后的年轻人写博客经常无病呻吟的话,那么老人们写博客则常常是有病仍然欢唱。

最早的时候,互联网是属于年轻人的;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老人也开始使用它。谁说互联网不能成为老人们的一块寄托之地?谁说老人们不能为互联网贡献财富?

我所知道的最年长的博主,当属我导师的父亲徐献瑜先生。他的博客名字就叫做“99岁老教授的博客”,刚刚度过百岁大寿的他今年仍然发了不少博文,相信这个纪录会不断被刷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