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关于崔健的珍贵录音在网上流传。也许今天的不少年轻人仍然在尝试着理解崔健,尝试着让自己的头脑和心灵回到激动人心的八十年代,但更多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崔健的意义。

上周的“快女”比赛中,一贯唱山歌、红歌(一个很自然的联想是:给党听)的选手黄英演唱了崔健的《一无所有》。这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选择,也许安排她唱这首歌的人只是纯粹从她的嗓音和唱腔出发,为她安排了一首便于发挥的歌曲吧——至少我是不会相信娱乐至死的湖南卫视有什么其他方面的想法的。

于是,极富象征性的一幕上演了:在黄英那习惯于演唱《十送红军》的嗓音中,在台下和电视机前狂热的观众的呐喊声中,《一无所有》的意义被消解得一干二净。虽然演唱结束之后《ELLE》杂志的晓雪说:“以小黄英的年纪去理解这首歌当时的背景、心境、气氛是很不容易的,曾经有一代人跟着这首歌唱,跟着这首歌跳。”但这个被无数观众讨厌的女人所说的话显然已经被所有人当作了耳旁风,没有人在乎她说了什么,所有人都只盼她快点闭上嘴,都只关注她把票投向了谁。

二十年前,崔健曾经“红歌黄唱”;二十年后,快女“黄歌红唱”。二十年前,崔健试图用摇滚消解一些东西,破坏一些东西,也试图建设一些东西;二十年后,崔健被娱乐消解,摇滚被娱乐消解,一切都被娱乐消解了。二十年前,人们在广场上心潮澎湃地一起唱、一起跳;二十年后,所有人都守候在每周五晚的电视机前,为了看几个年轻女孩比赛唱歌而陷入疯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