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pc069009深夜的末班地铁车厢空空荡荡,零星几个乘客脸上尽是疲惫的表情。坐在对面的是两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一男一女。他们共同听着一部mp3,女生把头靠在男生肩上沉睡着,脸上写满了幸福。

在北京的公共交通工具上,你经常可以看见这样的年轻情侣。尤其是在下午三四点钟放学的时候,那么多穿着校服的孩子们钻进车厢,总有一些牵着手的,或是拥抱着的。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全然忘记车厢的拥挤和喧闹。

我不好意思盯着他们看,但又不愿将目光从两个稚气的脸庞上移开。在地铁的轰隆摇晃中,我多么希望自己乘坐的是一辆穿越时光隧道的列车,回到和他们相同的年龄,像他们一样谈一场只属于少年的恋爱。

可是当我走出车厢,一股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的时候,我从幻想的天空跌落到了地面。我想起自己郁闷的少年时代,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希望快快长大,可以“光明正大”地恋爱啊!可是为什么,现在又想回去呢?

是嫉妒吧,我想。每次坐车,我都特别希望看到拉着手的中学生,但又特别害怕看到他们。我假装自己是被少年爱情的“美好”和“纯粹”所吸引,实际上不过是想通过身份代入的幻想来弥补曾经的遗憾,这种幻想中还带着点点的嫉妒。

是呵,我嫉妒那些在人潮汹涌的车厢里相拥的十几岁的恋人,因为我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爱情是禁忌,是尝不得的“苦果”。我嫉妒他们拥有丰富得多的物质,更嫉妒他们可以追寻和享受爱情。

当然,也许今天的孩子们同样会受到限制,他们的家长和老师可能会用同一套说辞来劝阻他们。我没有做过调查,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但我可以确信的是,那一套说辞完全是无稽之谈。

比如“你们年龄这么小,不懂爱情”——当孩子们身体里的某些物质在悄悄分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懂得了什么是爱情。爱情和吃饭睡觉一样,是先天的能力,不需要准入的门槛。

比如“谈恋爱影响学习”——对于有的人来说是这样,对于有的人却不是这样,就好像有的孩子会染上网瘾放弃学业,但有的孩子却能合理地利用互联网,为学业加分。就算是对于那些会影响学习的孩子来说,难道想要却得不到的痛苦不会影响学习吗?有些羁绊是人生来就要面对的,并不是一句话就可以打发。

吊诡的是:当动物进入发情期的时候,他们可以自由交配;而自诩为高级动物的人,却连拉拉手都不被允许。这也许就是人类社会的所谓“规则”吧,但悲哀在于:许多规则的唯一效果,只是束缚了人类自己那颗原本自由的心。当你的身体和你的情感需要爱情的时候,规则说:好好学习,你不懂爱情;当你的思想需要自由驰骋的时候,规则说:你只能在这个范围内思考;当你想用纸笔和键盘自由表达的时候,规则说:你的文字里不能有这些,不能有那些。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由衷佩服马克思的伟大,因为他早在几百年前就已将“人的解放”作为最高目标:“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共产党宣言》)

若有来世,我不奢望看到人的全面解放,我只希望那时所有少年都可以自由地追寻和享受爱情,这样我也就可以补上前世的缺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