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国企、外企、公关公司、广告公司、咨询公司、会计师事务所、房地产公司、银行保险、快消公司等等等等单位比起来,去媒体做记者的收入低,这是一个被公认的事实,也是促使“新闻学院变成房地产学院”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中国,做记者名气再大也不可能变成富翁,但做房地产做得再差都很容易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在美国可不是这样。上周跟在外媒工作的E同学吃饭,他告诉我说:外媒的明星记者、专栏作家拿千万美元的年薪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就算你不是明星记者也无所谓,比如美国传统大报驻京处的主任,大都住在每个月几万块钱租金的外交公寓,吃顿饭有时会花上几万块,飞机非头等舱不坐,酒店非五星级不住,孩子上着高级的国际学校,学费全是报社掏。

这让我想起月初在香港接触的几位大律师,他们虽然坐地铁上下班,但只是出于环保的考虑——他们的收入可谓惊人,代理案件每小时的收费一般都达到四位数港币,倘若是那凤毛麟角的资深大律师,也许会更高。

实际上,从事记者、律师、医生、教师之类职业的人都是专业人士,他们的收入水平高是理所应当的。在大陆,律师的收入水平也挺不错,特别是代理经济案件的律师,又特别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赚的钱除了交税之外都归自己支配。那么,为什么记者的收入不能与国际接轨呢?媒体赚的那么多广告费,为什么只有少得可怜的比例分给记者?

我想不通这个问题。在媒体做经营的人,如果能拉到巨额的广告,自己就将获得非常不错的提成,跻身百万富翁也不是梦想。但他们之所以能拉到广告,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媒体有读者,而媒体之所以有读者,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有记者在贡献内容啊。为什么记者不能从巨额广告单中分得一杯羹?

这次胡舒立出走《财经》,据说也与收入分配等原因有关。不管实际原因究竟为何,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财经》记者,尤其是年轻记者的收入非常低,低到与他们的职业地位完全不相称,低到与民工无几。胡舒立曾经说,起码应该让记者获得能够支撑起中产阶级生活的收入。如果此次她真的离开《财经》,创起另一番事业,希望看到她手下的记者获得不错的收入,不说赶上律师的水平,起码不要低于卖房子的吧?曾经打开一个个体制禁区的她,有兴趣、有可能敲碎记者低薪酬的坚冰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