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网站服务器运营商的问题,博客访问被中止了两天,向各位致歉,很想念大家,现在终于又回来了 ^_^)

61e1bb2ft790316d72e68&690

给报刊取名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艺术。有的报刊名称朴实平白,如《参考消息》、《财经》;有的报刊名称颇具象征意义,如《南风窗》、《瞭望》;还有的报刊名称则更加“文艺”,如《白桦林》、《花溪》。

尽管报刊的名称丰富多彩,但实际总有“套路”可循。新闻类的报刊往往采用的都是朴实平白的命名原则。除了最常用的“地名+形容词+报”模式(如《北京青年报》、《成都晚报》)之外,经常出现在报刊名称中的词还有“中国”、“中华”、“东方”、“环球”、“世界”、“周刊(报)”、“导报(刊)”、“时报”等等。

与此同时,有一些词在平时的使用率很高,但却很少出现在报刊的名称中。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即是“国家”。

什么样的报刊会取名“国家”?我查阅了中国报刊名录和英美的主要报刊名录,发现基本上只有一种可能性——某个组织出版的报刊,因为该组织名称中就带有“国家”,因此报刊名称中也就带上了“国家”二字。例如《国家行政学院学报》、《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国家电网报》,当然,最著名的还要属《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这份杂志是世界上最大的非赢利性组织和教育机构之一——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出版的会刊。

也就是说,凡名称中带有“国家”二字的,一般都是某行业、某部门的小众、专业出版物——《国家地理》算是一个会刊大众化的意外。

不过,在中国新闻史上,也曾有一段时间涌现出不少以“国家”命名的,面向大众的报刊。

1932年11月,《国家与社会》旬刊在上海创刊。该刊第一卷第一期的第一篇文章标题是“复兴中华民族是救国的唯一出路”。

1936年10月10日,《学生与国家》半月刊在北平清华园创刊。该刊的发刊辞题为“纪念双十节”,其中这样写道:“我们在今天这个国庆日,自然应该省察国家的创痛……我们目前的责任是救中国,这是全中国人民的责任。《学生与国家》应该以此责任自励,也应该以此责任勉励全中国的青年。”

1937年12月,《国家总动员画报》在广州创刊。该刊希望“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大家共同起来担负起复兴民族收复失地的神圣任务”。

guojiazongdongyuan

1943年,《民族与国家》在昆明创刊。编者在发刊词中说:“我们知道许多大才大智的同胞们正在被自私的魔鬼纠缠着,忘记了民族国家,民族国家也将他们忘掉了似的……这是他们个人的危机吗?我们认为是民族国家的损失……所以大家均愿拿出我们仅有的能力——热诚,希望做一些有助于民族国家复兴的工作……”

可以看到,这些名称中带有“国家”二字的报刊均有着鲜明的办报(刊)宗旨——在抗日救亡的时代大背景下,扛起民族国家的大旗,为民族国家的复兴鼓与呼。与这一时期的许多报刊一样,这些以“国家”命名的报刊在动荡的时代中出版了一年左右便告夭折,有的杂志甚至只出版了一期。此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名为“国家”的大众报刊。

有意思的是,时隔七十年,一份即将创刊的大众杂志却又重新启用了“国家”这个绝少在刊名中出现的词。这份宣称“国家与公众利益至上”的《财经国家周刊》由新华社创办,目标是“不断向全球发出前瞻性的‘中国判断’,勾勒全球财经报道的‘中国坐标’,以负责任的专业水准,打造与大国崛起进程相适应的国际一流财经大刊,进而赢得全球尊重”。

显然,这份以“国家”命名的杂志诞生的背景不再是“救亡”,而是“大国崛起”;支撑“国家”二字的不再是对民族国家意识的呼唤,而是争夺国际话语权的雄心。更重要的是,民国年间那些自称“国家”的报刊其实都是部分对国家怀有忧患意识的民间人士创办的,并不真正带有“国家”背景;而现在的这份“国家”杂志,其背后是真正的“国家队”——国家通讯社。

面对百年来未曾有过的世界地位,我们的国家踌躇满志,我们的国家媒体跃跃欲试。或许今后还会有更多以“国家”命名的、代表国家意志的报刊出现。然而,这些报刊在争夺国际主流话语权的“斗争”中能否胜利,还需观察。毕竟,大国能否崛起,不仅要看经济实力,还要看这个国家的价值观、治理模式、文明程度能否为世界接纳和认可。大国的媒体能否抢到麦克风,不仅要看名字有多牛,还要看媒体的内容是否能做到公正、客观、专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