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今天出版的新年特刊在畅想2020年的中国,版面上充斥的是美好的愿望。谁都知道,这些文字大部分在“白日做梦”,然而谁让现在是一年之交的特殊时刻呢?就像新年献辞里说的,尽管没有必要神话阳光,但仍然要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

我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编辑让我“采访”一下他们,畅想2020年的医院。见报版本点这里,以下是完整版。

2020年,医生将是自由职业者

2020年,中国的医院将实现高度的标准化和专业化。如果你去医院看病,首先将从划分精细的专业科室中选择最合适的医生;紧接着,你的诊断和治疗将在数字化管理的标准流程中进行,诊疗质量大大提升;最后,当你掏钱的时候,不论你是否有工作,不论你住在城市还是农村,你都将得到统一的公民医保,这也保证了每一个公民能够获得均等的基本医疗服务。

与这些“标准化”趋势相对的,是医生这个职业的“自由化”。现行的《执业医师法》规定,每一个医生都要有一处固定的服务地点,若到外地行医就属于违法,于是只能采取“会诊”的方式“曲线救国”。十年后的情况将完全不同,那时,很多医术高超的医生都不必受雇于某一所医院,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服务的对象。也许一名医生今天在北京为某个富翁做一台手术,明天就奔赴某个西部农村给几个农民看病。他不必害怕这样做会带来法律上的风险,而这种自由也将促使医疗资源的分布更加平等。

当然,为了防止医生“嫌贫爱富”,那时的医生看病所得应有统一的标准。同时,由于病人不必再大费周章跑到大城市寻求“名医”治疗,他们看病需要花费的费用也会大大降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