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岛国会正在讨论的这项令全世界新闻人都为之一振的IMMI方案中,有一个短语被作为重点提及:libel tourism。直译过来是“诽谤诉讼旅行”,很拗口,其实套用汉语里的一句俗话就是“告洋状”。

如何理解这种“告洋状”?原来,在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媒体的新闻自由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新闻审查,而是法律风险。在媒体被诉的诸种罪名中,最经常出现的往往就是“诽谤”。但是各国对媒体构成诽谤的定罪标准不一,在有些国家,要想以诽谤罪告倒媒体是相当困难的,比如美国,以“《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为代表树立了保护言论自由、谨慎定诽谤罪的传统;而在有的国家,相关法律条文相当偏向诽谤诉讼中的原告,比如英国,要求媒体承担证明报道真实性的责任,否则就要判决媒体败诉。这样一来,便有大批的人前往英国,在英国的法院提起针对媒体的诽谤诉讼,这些人便是“诽谤诉讼旅行者”,或曰“告洋状者”,他们的案子在自己的祖国本不可能胜诉,但到了英国之后就扭转了局面。

libel

这种“诽谤诉讼旅行”如果逐渐蔓延开来,后果将是严重的。道理很简单,类似于“短板理论”:假设英国的法律是全世界对媒体限制最严格的,那么在“告洋状”普及之后,所有想要让媒体闭嘴的人都会去英国起诉,到那时,全世界的媒体都不得不根据整个木桶中最短的那一块木板行事。正因为如此,美国的许多媒体、研究机构和人权组织已经于去年联名向英国议会提交了一份备忘录,表达对于“诽谤诉讼旅行”可能给新闻自由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担忧。

可能有人会问:这种“告洋状”是如何实现的?例如,《纽约时报》明明在纽约,你怎么可能去英国起诉它?在各国现有的判例中,至少有这样几种情况:首先,如果是网站,那么世界各地都可以访问网站上的内容,也就可以在他国起诉;其次,如果一份报刊是面向全球发行的,或者有全球发行的版本,那么就可以在他国起诉;再次,如果一份报刊或一本书并没有全球发行,但原告可以证明自己在某国买到了这本书,就算只买到了两三本,也可以在该国提起诉讼。

正因为“诽谤诉讼旅行”已经成为西方发达国家媒体所面临的大问题,所以IMMI将如何应对此问题作为一项主要课题。在方案制定者看来,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既然想让媒体闭嘴的人可以去英国“告洋状”,那么被诉媒体也可以选择到冰岛来“告洋状”,提起一个反诉讼。

当然,“诽谤诉讼旅行”所涉及的司法管辖权(jurisdiction)问题十分复杂,IMMI的方案能否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尚需考量。

实际上,整个IMMI所面临的核心问题也是司法管辖权问题。很多中国人最关心的是:冰岛修改法律,为媒体营造宽松环境,听上去不错,但这跟中国的媒体有关吗?跟中国人有关吗?甚至有人评论:“坐等冰岛被和谐”。关于这个问题,我将在下一篇中详细分析。

《冰岛:未来的新闻业天堂?(3)》
《冰岛:未来的新闻业天堂?(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