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个人,只要受到明星般的追捧,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他都面临着被消费的危险;而追捧他的人当中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自己的偶像,也该被画上问号。

是的,任何人,包括韓寒在内。

最近,许知远在《亚洲周刊》发表了一批评论韓寒现象的文章,名为《庸众的胜利》。他认为:

“谈论韓寒,变成了一次全方位的心理按摩。你沐浴了青春、酷、成功、机智、还觉得自己参与了一场反抗,同时又是如此安全,你不需要付出任何智力上、道德上的代价,也没有任何精神上的仿徨,他是这个社会最美妙的消费品。”

“韓寒掀起的迷狂,衬托出这个崛起大国的内在苍白、可悲、浅薄——一个聪明的青年人、说出了一些真话,他就让这个时代的神经震颤不已。与其说这是韓寒的胜利,不如说是庸众的胜利,或是整个民族的失败。”

韓寒的许多粉丝无法接受许知远的此种观点,他们认为韓寒的伟大意义不容否定,对韓寒的追捧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而非什么“庸众的胜利”,还有人认为许知远过于精英主义,甚至太“酸”。

我很喜欢韓寒,我在博客里也多次提到对他的欣赏,但我同样欣赏许知远。就这篇评论而言,我认为许知远的观点是比较中肯的。

实际上,许知远批评的并不是韓寒,而是我们的时代和“庸众”。韓寒在用一种人人都喜闻乐见的方式为我们的社会普及常识,他在谈论公共事务而非风花雪月,这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如果年轻一代读的是韓寒而不是郭敬明,我们的社会或许会变得美好很多。

但是,正如许知远所说,成为韓寒的粉丝太容易了,只要你识字,只要你会上网,你就可以声称自己是韓寒的粉丝,并可以轻易将他的一些机智的语句倒背如流,不需要付出任何智力上、道德上的代价。任何过于简单的事情背后都隐藏着危险:你知道那些追捧韓寒的人当中,有多少人真正接受了韓寒所传达的常识了吗?又有多少人只是将阅读韓寒当作生活中的一项娱乐?还有多少人将谈论韓寒当作一种自我标榜的手段,就像他们将手提LV作为炫耀的方式一样?

在我看来,如果将我们走向公民社会的过程比喻为一顿大餐,那么韓寒只是一道开胃菜,他味道十足,热量又不高,几乎无人不爱。对于一顿大餐而言,开胃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如果仅有开胃菜,那么谁都无法获得充足的营养和热量。

开胃菜无法代替主菜——这就是我对韓寒现象的态度。韓寒唤醒了许多人的公民意识,但仅凭一个、两个、一万个韓寒,公民社会无法建成,因为韓寒的局限性也很明显:他善于写出机智的话语,但缺乏更广泛的阅读和更艰苦的智力跋涉;他关心公共事务,但他的嘲讽态度有催生犬儒的危险。

韓寒是一道美味的开胃菜——太美味了,享用它又太简单了,以至于很多人不愿意面对下一盘主菜。更可怕的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主菜的存在,一道开胃菜就让他们惊讶和满足,他们以为开胃菜就是全部。但是,没有主菜的大餐永远是残缺的,就算主菜吃起来是那么费劲,它的味道又是那么平淡。

提示:由于本博客所在的服务器将hanhan的姓名设为了敏感词,所以含有hanhan姓名的评论都无法发出,请使用拼音,或者像我一样,使用繁体“韓寒”。见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