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自行车道,为何能够获得与城际铁路相同的待遇?为何要倾尽体制全力,甚至纳入官员绩效考核?又为何部委肯定,全国效仿?

两千公里绿道网如何一年建成?
为绿道开辟“绿道”

□《南方周末》2011年1月20日
记者 方可成 发自广州、中山、珠海、江门

曾经信奉“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珠三角地区现在却着力引导市民的“慢生活”,一套以“绿道”为基础的绿色慢行系统已在该地区的九座城市初步成型,并串联成网。

直观上,绿道就是配有绿化的自行车道,在今年1月5日全线贯通的珠三角绿道网中,你可以踩上单车,从最繁华的CBD出发,沿着统一标识的道路畅行,直抵最偏远的郊野、乡村或度假区。但它的内涵远不止于此。

对于新近提出“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广东”口号的广东,象征着生态文明和宜居城乡的绿道无疑是一张拿得出手的“幸福名片”。用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话说:“30年前,我们给人家看‘三来一补’;30年后的今天,我们给人家看的是绿道网。”

“这次真下了决心”

广东省对绿道网建设的重视程度超乎很多人的想象,汪洋亲自助推,并至少两次骑车体验。官方甚至罕见地将这条慢行道路与连接珠三角四城市的广珠城轨相提并论,称为“两道工程”。

世界上绿道建设经验最成熟的国家是美国。其西海岸城市旧金山,花了二十余年的时间才建起约470公里的绿道。而广东省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基本建成了总长2372公里的绿道网,并计划在两年的时间内达到成熟完善。

一年前,本报曾以“绿道规划:最大的困难是官员,最大的问题是土地”为题报道珠三角绿道网的规划情况(参见《南方周末》2010年2月3日C16版)。如今,最大的困难和问题都在中国式体制的推动下迎刃而解。

对于珠三角九城市的党政负责人而言,过去的一年里,绿道建设的压力是具体可感的。2010年年初的省委全会上,播放了一部名为《绿道——建设宜居城乡的希望之路》的专题片,此片由汪洋亲自点题拍摄,并要求在会上播放。也正是在那次会议上,汪洋提出了“一年基本建成”的目标。

此后,各市均成立了“绿道网规划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大多由市长担任,而负责具体工作的绿道办则由城建、市政园林等相关职能局的一把手领衔。与此相应,绿道建设亦被纳入地方党政负责人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工作绩效考核中。“从一开工开始,各市就要每个月向省里汇报绿道建设进度。”珠海市市政园林和林业局副局长潘明说。

各市均为绿道开辟了“绿道”——特事特办的绿色通道。审批程序被简化,财政拨款迅速到位,“能即刻拍板的第一时间拍板,需要上会研究的第一时间上会”。承建中山市金钟水库绿道的汕头建安公司郑经理说,以往工程款一般是月结,建绿道时则可以半月结,大型施工车辆不会在市区被拦下,交警甚至会亲自指挥交通,以便施工车辆尽快抵达。

珠三角地区金贵的土地亦没有成为绿道建设的绊脚石。这一方面是因为绿道建设占地较小,且可以因地制宜,甚至灵活地“拐弯”;另一方面,也缘于各城市想方设法为绿道建设找土地,许多城市拿出了政府预留地,有的还拿出高额补偿进行征地。珠海市内的绿道途经一家违章修建且停业多年的海鲜酒家,市政府以补助580万元的方式收回了该地块,“这是好几年的违建了,以前怎么都拆不掉,这次真下了决心。”潘明说。

小绿道大收益

“在我的建设经历中,从来没遇到过像建设绿道这么小阻力的。”担任广州市绿道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常务副市长苏泽群说。实际上,广东省在绿道建设之初就提出了不大拆大建、不破坏环境的原则,且尽量降低造价。“这次绿道网建设总投资30多亿元,每公里平均造价120多万元,可以说是‘花小钱办大事’。”主管绿道建设工作的副省长林木声说。

修绿道的小钱有望带来大收益,成为解决农村发展和农民增收问题的一条路径。以往的修公路更多是将本地农产品运输出去,而现在的建绿道则是将城里游客吸引进来。

广州市海珠区的小洲村驿站原来是一家小餐馆,环境脏乱。在说服村民将其改造为绿道驿站后,这里特产的水果销量大增,农家乐火爆,2010年村民增收300万,2011年元旦3天假期就获得了30万的收入。“绿道修到哪,哪里就变成了旅游区。”增城市副市长邬卫东说,“游客来了,自然会把我们增城的菜心、土鸡带回去,我们称之为‘车尾箱工程’。”

在中山市民众镇,农田旁的绿道旁挂着“绿道变财道”的巨大条幅。绿道的建成使这里的农业和旅游业更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新的生态旅游业。农民自己种的包菜,小贩收购价是2角一斤,如今卖给城里游客则是1元一斤。

不仅如此,绿道在农村地区还扮演了乡道的角色。中山市神湾段绿道建设时,将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变成了混凝土路面,村民甚至煮上番薯糖水招待施工人员。而在江门市,为了借绿道春风改善乡道,一些村民还特意要求绿道绕进村里。

对于城市居民而言,绿道同样会带来经济效益。珠海市绿道的海天驿站建好后,周边楼盘房价一夜之间涨了600元。该市绿道办主任顾荣和说,目前包括万科在内的许多开发商都有意向出资兴建驿站,并将自己的项目小区与绿道连接起来。而有制造商则对副省长林木声说:“绿道这样搞下去,看来我们得生产一些能专门装单车的汽车了!”

不过,更多的城市居民在意的则是一种新的休闲方式。在机动车将自行车挤到无路可走的城市里,以绿道为核心的慢行系统不仅提供了自行车休闲运动的可能,亦迎合了当下低碳环保的社会趋势。广州市市长万庆良将绿道带来的新生活描述为“白天可以晒太阳,晚上可以‘晒’月亮”。

“摸着石头过河”

珠海市市政园林和林业局副局长潘明还提出了另一个值得期许的可能:将被割裂的城乡通过绿道联系在一起。

实现这样的目标尚需时日。眼下,珠三角绿道网在进一步建设完善的同时,最急需的是探索出一套运营管理的模式。现在各城市的管理模式不一,有的委托给公司管理,有的则由属地政府和社区管理。

驿站的建设同样是下一步的工作重点。目前,各地的驿站建设速度不一,一些城市的驿站还未完工,另一些城市的绿道驿站则已经拥有了咖啡厅、果园、农家乐等多种形式的配套设施。珠海市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刘青华甚至设想:以后可以在驿站里搞足底按摩,因为人们骑车骑累了很需要按摩放松一下。

实际上,绿道能够带来的产业价值是巨大的。美国绿道公司总裁查尔斯·弗林克就曾透露,美国绿道规划设计的市场价值由最初的不足5000万发展到如今超过10亿美元,有数百个景观建筑公司、环境规划公司和土木工程公司在分享这块蛋糕。

根据规划,珠三角绿道网在未来将对接港澳,并扩展到全省。而各市除了建设省里绿道外,也在积极建设市级绿道、社区绿道,将它们建成绿道网的“细胞”和“微循环组织”。

珠三角绿道网的建设在全国范围内亦形成了一种示范效应。“最近国家住建部开会,专门介绍和推广了珠三角绿道网建设的经验做法。”副省长林木声说。现在,海南省、成都市都已正式开建绿道,在浙江、湖北等省份,也有人提出了绿道设想。

广东不仅在介绍经验,同样希望学习经验。由于绿道在国内无先例可循,因此无论是建设还是管理,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最近在申请建设部的人居环境奖,希望全国专家都来帮忙,给我们的绿道建设出主意。”增城市副市长邬卫东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