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像一阵风吹亮了广州的夜空,不过这场盛会只是一阵微风,城市的内核没有发生一丁点的改变。

□《国际先驱导报》2011年1月28日
特约撰稿 方可成 发自广州

  因为一场亚运会,广州城几乎变了个样。
  就在三五年前,广州给许多人的印象还是环境脏乱、治安很差。几乎所有从外地前往广州的人都会被身边的人善意提醒:千万要保管好自己的财物,包包要背在胸前,晚上不要单独出门,白天走在大街上也要时刻保持警惕,提防那些可怕的飞车砍手党。
  即便是社会名流,也难以免于被抢被偷的厄运。近几年,广州有两位最著名的被抢劫者,一位是钟南山院士,他走在路上时被人抢走了装着笔记本电脑的手提包,电脑里保存着重要的学术资料;另一位是台湾作家龙应台,她想一个人在广州走走看看,没想到刚出门没多久,装着各种证件和信用卡的背包就被扒手掏了个空。后来,龙应台写了一篇文章记录此事,文章的题目叫“我就这样认识了广州”。

  如果龙应台现在到广州,她的印象或许会有所转变。走出火车站,飞车砍手党销声匿迹了,大部分广州人不再特意将包背在胸前,外地人来广州也不用再提心吊胆。
  曾经为人诟病的城市环境也好了很多,街道不再脏乱,还被装饰了许多花花草草;珠江水不再发臭,连遍布城市的小河涌都被整治干净了;蓝天的数量多了,市长万庆良还为此号召市民们“白天晒太阳,晚上晒月亮”;“小蛮腰”建成了,再配上珠江两岸的灯光工程,来来回回的花船巡游,如今广州的夜晚绚丽得如同幻境。
  面对这样的改变,即便是本地人也感到惊讶。一位家住西关老城区的市民说:“荔枝湾、仁威庙都漂亮得认不出了。别说外国人,就连我们这些‘土著’都忍不住要每天去逛逛。”前不久,广东省委全会在广州召开,云集省会的各地市领导不敢相信,从前灰突突的广州竟变得像一个大花园了。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亚运,尽管广州人为此忍受了很长时间的修路堵车和大规模的建筑物“穿衣戴帽”工程,但毕竟,城市已经焕然一新。

  亚运像一阵风吹过广州,吹走了厚厚的尘土和街角的垃圾,吹亮了广州的夜空,吹清了江河水。不过,这场盛会只是一阵微风,因为它并没有让城市的内核发生一丁点的改变。如同广州城里永远喧嚣拥挤的早、午、晚茶市,广州人的生活方式依然故我,这座南方城市的运行逻辑和特色依然强大和鲜明。
  亚运会开幕前,有本地媒体曾发表一篇文章,名为“爱广州的60个理由”。前两条理由是“离香港近”、“离北京远”,最后一条理由是“自由”,中间有不少理由是“官员经常在报纸上露脸回应市民指责、道歉”、“中国公民维权运动的福地,从环保、社区自治、到方言保护,政府温和待之”之类——总之,贯穿这60条爱广州理由的精髓是:这是一座平民化的城市,是中国最具公民社会特质的城市。
  有人觉得这样的评价很给力,也有人认为这是大家对广州的错爱——“话剧《恋爱中的犀牛》里有一句著名的台词:‘过分夸大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差别是一切不如意的根源’。套用这句话,过分夸大一座城市和另一个城市之间的差别是一切不靠谱判断的根源。”一名在广州工作的媒体人说。
  的确,不论是在亚运之前还是亚运之后,广州能够表现出和中国其他城市颇为相似的状态。
  比如,亚运之前,过度紧张的气氛在这座以市井气息闻名的城市里弥漫,街道上随处可见戴着“治安志愿者”红袖章的大爷大妈,地铁站里头一回装上了安检机,一些住在开幕式场馆海心沙附近的居民在开幕式时被请出自家大门,理由是“安保需要”。他们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在家中免费观看开幕现场,没想到愿望落了空。
  比如,亚运之中,这座城市里几乎所有媒体不约而同将几乎所有篇幅都用来报道赛事,跑突发事件的记者要么改行跑亚运,要么就干脆放了大假。
  比如,亚运之后,广州迅速陷入拥堵。几乎是从单双号限行措施取消的那一刻开始,这座城市就陷入了连续3天的彻底拥堵,一家商场的年终促销活动,就让城市主干道环市路和周边道路变得一片混乱,到最后,交警不得不拉起路障,对道路进行强制管制。

  但与此同时,总有那么一些事情能让人感觉到:广州这座城市就是有那么一些与众不同。
  比如,民革党员罗林虎发了个帖子,“十问广州亚运会”,有些问题很“敏感”,比如“这次亚运资金不走财政预算,绕过了人大,那么人大有无别的途径监管这批资金的使用?‘穿衣戴帽’工程的施工方怎么选择的,有无猫腻?”这“十问”不仅没有引来麻烦,后来广州市政府还把番禺垃圾焚烧事件网络问政的一等奖颁发给了罗林虎。
  比如,尽管广州在亚运期间实施了地铁强制安检,但这项制度并未像北京一样延续到盛会结束之后。民意是什么?有媒体打出标题:“地铁重启安检?反对声音略强!”
  亚运后,民意在广州似乎更敢发出最“刺耳”的声音。2010年最后一天、亚残运会刚刚结束不到两周,广州市物价局突然宣布,从2011年1月1日零时起,出租车燃油附加费由1元/车次调整为2元/车次。
  有人戏谑道:这真是广州市民在亚运之后收到的第一份“大礼”。和其他城市的类似事件一样,这份涨价通知没有经过听证,即被强令执行。
  接下来,这座城市的一家报纸发表了一篇名为“燃油附加费‘非法’涨价真的没王管?”的访谈,直指“我们的政府物价部门本身就视价格法为虚设,怎么能指望我们对政府依法行政有足够的信心呢?”在这篇访谈文章中,甚至有采访对象说出了这样的话:“我讲过,广州被选为中国十大幸福城市,仅仅是舆论上的,真正触及利益集团利益的批评能够被接受几乎还是和其他‘不是那么幸福’的城市一样。”
  在一些人看来,媒体能够刊出这样的言论,本身就足以证明广州入选“幸福城市”当之无愧。
(见报时略有删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