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11年不到2个月,两条消息相继从英国和美国传出——BBC将关闭包括中文在内的7种语言广播服务,美国之音(VOA)计划全面停止普通话短波、中波及卫星电视广播节目,全面取消粤语广播。

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今天,广播已经由传统意义上的大众媒体转变为向特定群体(如司机、老人、孕妇等)提供服务,或在特殊时期(如地震等灾难时期)提供公共服务的媒体形式。BBC和VOA对华中文广播的初衷是向中国人提供“自由流动的信息”,如今受众群体已经急剧缩减,继续广播将是事倍功半,纳税人不会同意政府将自己的钱白白扔到天空中化为电波,中国人无法从收音机中听到美国之音是迟早都会发生的事情。

如同我在《作为武器的媒体》一文中所说,随着国际关系的和缓及互联网的兴起,这些“敌台”作为武器的角色已渐渐隐退,人们记住更多的,只是它们提供的英语教学栏目。而现在,学英语的机会遍地都是,VOA们再也找不到生存的理由了。

有敏感的观察者将BBC和VOA的退出和中国外宣计划的强势推进进行了对比,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感叹的现象:谁能想到,世事的变幻竟然如此迅速,三十多年前,中国人还躲在被窝里偷听“敌台”,今天,中国已经在美国投放了形象广告,国家媒体驻外机构不断扩张,“争夺国际舆论主动权”的欲望和野心越来越明显——仅仅三十年,传播者和受众似乎整个发生了一次乾坤大挪移。

然而,无论三十年前还是三十年后,无论是VOA、BBC还是CCTV,它们或许都只是个烧钱的黑洞而已。“宣传”这个玩意儿,用在国内或许很有用(否则怎会有戈培尔),但要想变成一枚炮弹打到国外,则往往石沉大海。

想想台湾的“央广”吧,除了用邓丽君的声音俘获了个别大陆飞行员叛逃外,它的对大陆广播在历史进程中产生了什么影响吗?台海两岸的局势并没有因“央广”而发生改变,

再看看VOA本身,它帮助美国实现了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吗,或者给中国带来了他们所期待的民主自由了吗?如果VOA的外宣真能起到什么明显的作用,那它也不至于沦落至今天这般自身难保的地步。

同样,今日中国在外宣上的超大手笔投入,又真的能让国际舆论和世界民心发生什么改变吗?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已有了答案。

无论在哪个国家,“外宣”计划都只能让实施者增添一点儿面子而已,不可能产生什么实际的效果。其关键原因在于:所有的外宣都是意识形态的产物,都带有预设的立场和刻意为之的偏见,乃至谎言,而这些都已脱离了真正意义上的信息自由,这些被加工、被扭曲的信息不可能被另一个政权、另一种意识形态统治下的人民广泛接受,除非你能像对待本国国民一样对他们进行思想控制。

其实,外宣大都是在将媒体当作武器,将公共话语空间视为需要“争夺”的“战场”、“阵地”,这种思维延续了冷战时期的阴魂。我愿在此重复我在《作为武器的媒体》一文中所说的:当战争的炮火烟消云散,政治的冰河解冻消融,那些刻意的谎言、自私的蛊惑也将随之消失不见,能够长久留存在人们记忆中的,只有那些能够超越意识形态的界限,抹去国境的阻隔,打动每一个叫做“人”的生物的声音和文字。

也许,很久很久以后,所谓外宣会被那时的人们视为祖宗们的趣闻轶事中某种类似于巫术的搞笑武器,拥有者以为它是大杀器,其实不过是纸老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