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留学大餐停止供应
——瑞典高等教育的选择与挑战

□《南方周末》2011年10月27日
记者 方可成 发自瑞典

2011年秋的入学季,前往瑞典的中国留学生大幅下滑。原因是,从今年秋天开始,瑞典取消了非欧盟国家本科、研究生阶段学生免费的政策。对于中国学生而言,这意味着每年平均十几万人民币的留学费用。

10月上旬,南方周末记者应瑞典对外文化交流委员会之邀,赴瑞了解瑞典留学政策的出台背景。瑞典教育部表示,他们希望能够吸引到更优秀的学生。

“取消收费”讨论了六年

“我在申请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要收学费的传闻。”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KTH)就读医学影像学硕士的李思超幸运地赶上了2010年瑞典高等教育的免费末班车。

那时候,是否取消免费就已经在瑞典这个素以全免费教育著称的国家讨论了多年。

“这个政策可以追溯到上届政府。”瑞典教育大臣的政治顾问安娜(Anna Neuman)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06年1月,执政的社会民主党政府建议对来自欧盟以外国家的学生征收学费。报告一公布,就遭到高校和工会的反对。他们在10月提交了一份针锋相对的报告,表示收费将令瑞典失去大量来自外国的人才。

瑞典人口仅900万,却拥有多家世界知名的汽车、飞机制造企业,发达的工业对众多留学生也颇具吸引力,但瑞典的产业更需要国际学生。

“我们需要中国学生、印度学生。”隆德大学无线通讯技术硕士项目负责人弗雷德里克(Fredrik Rusek)说,“瑞典的工程师很紧缺,留下优秀的国际学生,对瑞典很有意义。如今的瑞典学生总说自己更喜欢与人打交道的工作,就算去咖啡馆里当服务生也很乐意。长此以往,瑞典公司招不到人,就只能搬到国外去了。”

国际学生还能促进教育增值。“学生在找工作时,一个很好的卖点是:他们曾与来自几大洲几十个国家的学生一起学习、互动。”隆德大学品牌管理硕士项目负责人伍尔夫(Ulf Elg)说。

代表教师的工会组织在意见书中写道:理解收费的需求,但要警惕,收费最终指向本国学生。

此观点得到了瑞典学生组织的支持。在瑞典,学生组织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每一所高校的各类决策机构中都有学生代表的身影。“我们非常反对收费,我们认为接受教育是一项基本权利,而不是像衣服和鞋子一样可以买卖的东西。”瑞典学生联合会主席莫阿(Moa Meuman)说,“免费教育是我们引以为傲的东西。”

在巨大的争议之下,瑞典政府的收费时间表一推再推,历经两届政府,直至2011年秋季学期才开始实施。

用优质替代免费

尽管瑞典国内反对收费声音颇为强烈,但支持者更为众多。在针对收费法案的投票中,绝大多数议员投了赞成票。联合执政的四个政党,以及最大的在野党社会民主党全部同意对国际学生收费。

“支持者的主要理由是,瑞典应该以高质量的教育水准参与国际教育市场的竞争,而不是仅靠免费作为卖点。”教育大臣政治顾问安娜说,“以前,对那些本来付得起学费的国际学生,我们也不收学费;但现在,我们可以节约一部分资源,将其用于提高教育质量,并为优秀学生提供奖学金。”

尽管免费与优质并不绝对矛盾,但免费客观上的确滋养一部分劣质者。瑞典所有大学,只要有学生都可以获得政府相应的拨款。这就养育了一批资质不佳的高校,它们在本国招收不到足够的生源,但能依靠免费吸引大批留学生,由此获得政府拨款。

自然,在此番政策转型中,这些学校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许多国际项目不得不停办。

能提供高质量教育的名校则相对乐观。“只要能给学生提供足够的奖学金,我们并不反对收费。”乌普萨拉大学副校长科斯腾说,“学生交了学费后,我们的责任更清晰,更有必要为他们提供良好的教育。”

有观察者认为,瑞典,乃至整个北欧在高等教育政策上的转向,实际上与近年来福利国家面临挑战并不断进行的调整合拍。

2006年,在过去74年中执政了65年、坚持高福利模式的社民党下台,四个中右翼政党组建新政府。新政府一上台,矛头所向就是“福利过剩”。

旅居瑞典的华裔作家茉莉也认为,瑞典福利制度的改革及政策的“向右转”是促成收费政策的原因之一。根据她的观察,此番收费的“催化剂”是丹麦——这个紧邻瑞典的北欧国家自2006年开始向非欧盟国家学生收学费。

在提供免费教育的国家越来越少的今天,倘若依然坚持对国际学生免费,也容易令纳税人感觉心理不平衡。瑞典出国留学的学生中,大约95%的人都需要交学费。“为什么我们瑞典纳税人要给外国学生付费?”在查尔姆斯理工大学工作的塞西莉亚(Cecilia)说,“出国留学交学费,这很正常。”

开始重视大学排名

瑞典各界本以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国际学生的剧烈下跌依然超出了预期。

官方数据显示,2011年秋季学期,仅有不到1300名非欧盟国家学生付费到瑞典求学,而前一年的数字是超过16000人。在流失的生源中,中国学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隆德大学在招收国际学生方面算是成功的。由于做了很好的推广,隆德大学在留学生份额上从6%上升至18%。但绝对数量依然难如人意:招收400名非欧盟学生的计划目标只完成了207人。

“我们的目标是回到之前的学生数量,这需要下大力气。”乌普萨拉大学副校长科斯腾说,“不仅要提高教育质量,还要将我们的质量告诉别人。学术质量可以用各种数据指标衡量,比如宣传我们的诺贝尔奖获奖者数量;但教学质量有简单的方法能告诉大家吗?所以瑞典高校普遍也开始重视大学排名了,大家都很留意自己的位置。”

“不过,良好的质量仍然是最好的市场推广。”科斯腾强调。

瑞典不少大学有可资骄傲的教育质量和科研环境。“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做科研,设施齐全,经费充足。”在乌普萨拉大学读分子生物学博士的庞艳红说,“国内需要三天干完的活儿,在这里一上午就能干完,因为科研与产业紧密相连,有公司可以提供实验需要的蛋白、试剂盒。教材、文献都是新鲜的,国内中文版本一般两三年后才会有。”

但显然,在这个教育市场国际竞争的年代,酒香也怕巷子深。即便是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这家负责评选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全球顶尖医学院,也成立了国际合作办公室进行推广,并且特意招了几名中国学生开设自己的博客,介绍在瑞典的学习生活情况,并为申请者答疑。

为了吸引国际人才,瑞典政府除了设立各种奖学金之外,也相应推出了更为宽松的劳动移民法:学生缴纳学费后可以合法打工,毕业前找到工作的留学生可将学生签证换为工作签证,签证数量没有限额。此外,政府还正在讨论:是否允许留学生们在学业结束后继续在瑞典逗留6个月,以方便他们找工作。

瑞典自由党高等教育政策委员会甚至建议:如果理工科的留学生承诺在学业结束后留在瑞典工作数年发挥人力价值,就可以免除他们的学费,但这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

“收取学费后,瑞典肯定不是一个可以以低成本混得一个文凭的地方。”中国学生李思超说,“但如果你是真的希望学到东西,尤其是如果你希望在生物医药、工程技术等瑞典的优势学科深造,那么这里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