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底,我寄出了三张贺卡,收件人的地址都是香港九龙清水湾——那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所在地。

在这个电子化的年代,我只送出了这三份纸质的新年祝福。三张印有兰花图案的贺卡,分别寄向三位老师:李晓原、李泽湘、励建书。

2011年,身为记者的我写了几十篇稿子,采访了几百几千个人。这三位老师是我最重要,也最尊敬的采访对象。他们针对一场备受关注与追捧的高等教育改革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揭开了盛名之下的真相,给已经高烧的情绪泼了一盆理性的冷水。

现在,这场改革还在进行中,远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这三位老师也经受了一些非议,乃至诽谤。以他们低调的为人,我想他们应该不太愿意我再次提及他们的名字,但我仍然选择在这篇个人的“新年献辞”中提及他们,因为在我看来,他们代表了这个纷乱的年代里积极的力量。

先说纷乱的年代。

2011年初的时候,曾有不少人预计这会是平淡无聊的一年——没有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没有政府换届,没有末日传说,虽然有辛亥百年和共产党90年两大纪念日,但由于主题的敏感性,不会有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出现。

事实证明,这样的预测完全错误。2011年的中国,发生了纯属人祸的动车事故,一个大三学生驾车撞人后又向伤者刺了八刀,一个年轻女孩引发了官方公益组织的公信力危机,一个帅气的赛车手在年末又掀起了对革命、民主的大讨论,热闹一轮接着一轮。

2011年的世界也是一片纷乱:表面看起来,本·拉登、卡扎菲、金正日都死了,但这个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安宁,反倒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债务危机和轰轰烈烈的占领运动暴露出繁荣背后的许多根本性问题。

但在我眼中,这些都比不上发生在中国公共讨论中的乱象。这一年中,两个被污名化了的群体——“公知”和“五毛”展开了不断突破下限的大战,造谣、约架、烧报纸等闹剧之后,留给公共领域的只有一地鸡毛。

今天,“左”与“右”的分歧已经越来越明显、激化,这既与即将到来的权力交接有关,更是中国的改革陷入僵局、缺乏共识、迷失方向的体现。

幸运的是,今天的中国,几乎人人都在谈论改革。

不幸的是,谈论改革的许多人却各怀鬼胎。到底应该怎么改?人人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

套用那句老话:改革,改革,有多少幼稚、傲慢、谬误,甚至罪恶都假汝之名以行!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积极的力量”特别可贵,只有积极的力量才能帮助今日的中国廓清迷雾,防止它误入歧途。

在我的判断中,真诚的态度、科学的经验、严谨的论证都能带来积极的力量。在南科大的教育改革之争中,三位港科大老师具备了这三方面的特质,因此我信任他们,尊重他们。

那么,在中国的改革中,有哪些人是真正的态度真诚,而不是在看似真诚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虚伪的内心?有哪些人谦卑地依据科学经验行事,而非傲慢地目空一切、固执己见?有哪些人为改革设计的方案经过了反复的严谨论证,而非依据自己不靠谱的想象?

这些都是极重要的问题,它事关中国的未来。

过去一年中,我的不少报道都在或直接、或间接地追寻答案。接下来的一年中,我会继续观察、询问。

 

回顾过去一年年:
恋曲2010
寒冬问心——写给2009
在这战斗的一年里——写给200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