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船业兴衰

站在连接波罗的海和北海的厄勒海峡(Oresund Strait)边,远远可以看到一座长达16公里的斜拉索桥。桥的这一边是瑞典南部城市马尔默,另一边则是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每天,一辆辆汽车和一列列火车通过忙碌的大桥,往返于北欧两大城市之间。得益于这座建成于2000年的厄勒海峡大桥,它所连接的丹麦东部地区和瑞典南部地区成为北欧及波罗的海地区中都市群最密集、经济最活跃、文化交流最频繁的地区。

无疑,坐拥这样的地理位置,对于一座城市的发展而言是极为有利的。翻开历史可以得知,马尔默正是利用它的靠海优势崛起的——事实上,马尔默的名字“Malmö”原型是“Malmhaug”,意为“沙滩”。

早在公元15世纪,这里就是一座繁荣而繁忙的城市,以青鱼渔业享誉欧洲。

18世纪末期,这里开始建造起一座现代化的港口,城市迅速扩张。1728年,马尔默在战争和瘟疫的摧残下,人口下降到了1500人,但到了1800年,这里已经有38054位居民。

港口除了带来贸易之外,更重要的是让马尔默成为了一座重点依靠造船业的城市。20世纪中叶,这里的人口达到20万。考库姆造船厂(Kockums)是当时马尔默城里最大的雇主,许多家庭好几代人都在船厂工作。同时,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造船厂之一。

如今,在厄勒海峡边的餐厅一边用餐,一边远眺远处深蓝色的宁静海洋,在安详的氛围中,已经很难感受到昔日的忙碌与繁华。

“你一定想象不到,我们现在所在的餐厅,原来曾经是造船厂的车间。”马尔默大学副校长爱娃(Eva Engquist)说。

的确,往昔的场景只能依靠资料去想象了——半个世纪之前,作为典型重工业城市的马尔默以钢铁和烟囱为主色调,装吊机等大型机械随处可见,工人穿梭其中,劳累却也满足。

然而,时代的巨变给马尔默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曾经让马尔默享受繁荣的造船业,也让这座城市吃尽了苦头。

上世纪70年代开始,瑞典遭遇了一个工商业衰退的时期,工业遭受了严重的困难。其中,造船业更是受到猛烈的打击。随着制造业重心从欧洲向亚洲转移,这里的造船厂不得不大量关闭。

80年代中期,马尔默遭受了最致命的一击——作为城市里最大雇主的考库姆造船所关闭,大批工人就此失业。

按照市长艾欧玛•瑞帕鲁(Ilmar Reepalu)的说法,在那个令马尔默人不堪回首的年代里,有26个工种陆续消失,马尔默成为瑞典失业率最高的城市。而柏林墙的被拆除更带来了雪上加霜的影响——许多原东德的廉价劳动力涌入北欧市场,哪怕工资只有马尔默工人的15%也愿意干活,这给本国的劳动力造成了极大的竞争压力。

进入90年代,一切都没有起色,曾辉煌一时的马尔默濒临绝境。

大学助力的“华丽转身”

失去了支柱产业的马尔默杂草丛生,一片凄凉。这座城市迫切需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当时,摆在马尔默面前可供选择的道路有好几条:比如,可以发展成旅游城市;再比如,可以继续引进其他工业;或者,干脆尝试走全新的道路。

马尔默选择了新的尝试——彻底告别重工业,打造众多知识密集型产业,吸引清洁能源、高新科技、创意产业、媒体技术、服务业等企业进驻,让它们取代废弃了的制造业工厂。

用现在在中国颇为流行的短语来说,马尔默所完成的就是一次“产业转型”,一次“华丽转身”。

但正如市长艾欧玛•瑞帕鲁所言,这不是说转就能转的。“转型的头五年非常艰辛,你不可能一下子要求失业的工人们抱着计算机来办公。”

那么,让这座老工业城市得以“返老还童”,刷新产业形态的秘诀是什么?

答案有很多,但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一所全新的大学。

1998年,综合性的马尔默大学在造船厂的旧址上成立,这也标志着这座城市正式开始“蜕变”之路。

马尔默大学开设的高新技术学科,成为新产业的生长基础。它不仅能够为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更能源源不断地输送专业人才。

一所大学能够给城市带来的转变还远不止于此。它让马尔默变成一个知识型、学习型的社会,一改过去以重体力劳动为主的形象,教育、艺术和文化成为城市特色。而这也正顺应了当今城市的发展需求,令城市的和谐拥有了坚实的基础,为城市管理降低了难度和风险。

抛弃重工业,建造生态区

在厄勒海峡边旧造船厂改造的餐厅吃完午餐,马尔默大学副校长艾娃出门跨上一辆自行车,姿态潇洒地骑向了校园。见到这种场景的我,不免暗暗吃惊:在中国,哪怕是个芝麻小官,出行时也基本上必乘汽车吧。

其实,对于马尔默人来说,这丝毫没什么惊讶的——虽然这里几乎人人都买得起汽车,但人们却热衷于骑车、租车出行,就连市长本人也带头骑自行车上班呀。为了鼓励大家骑车,马尔默市政府还专门建造了四百多公里长的自行车专用道。“5公里之内的出行不骑车而开车是可耻的”这样的观念深入人心。

但这座城市的过去并不是这样的——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受益于造船业的发展,马尔默经历过经济的高速发展,私家车保有量持续上升达到历史上的顶峰。虽然政府不遗余力地改造道路,为私家车服务,但他们发现道路的建设总是跟不上车辆的增加。

当时,私家车的尾气和工厂的废气一起,令马尔默的环境变得相当糟糕。

但今天,这里的环境再好不过。所以说,造船业衰退给马尔默带来的不仅是危机,也是契机——从重污染城市走向环保城市的契机,从高能耗城市走向低碳城市的契机。

定下建设环保生态城市的目标后,马尔默城里一片被称为西港区的老造船厂区域,被改造成瑞典的第一个“零碳社区”。从1996年开始,20多家建筑公司、30家设计公司共同参与设计,意在建设一座“未来之城”,这个项目被称作“Bo01”。

如今,“Bo01”的多数建筑都能够达到严苛的节能指标,太阳能、风能、地热提供持续的清洁能源。

如果细心观察可以发现,许多房屋的墙壁或屋顶上,都安置了大块的太阳能电池板,它们为城市提供可再生能源。

而在每栋建筑的地下室,搅拌机将吃剩的食物和有机垃圾打碎,通过发酵成为沼气,为汽车提供理想的燃料。

这个“零排放”的样板式生态社区还有一个特色:几乎所有建筑的屋顶都有绿化。这些“长草”的屋顶,不仅带来了美观,更有防汛的作用。原来,每年夏天,马尔默经常遭受暴雨引发洪涝灾害的困扰,在雨量充沛的季节,雨水常常漫过街道,而屋顶的绿化则是一种能够有效吸收雨水的新方式。

此外,屋顶的绿化还可以起到环保的作用——防止室内热量或冷气散失,减少使用空调带来的能源消耗。

受这样的启发,有人开始在屋顶上种植草莓、蓝莓和小西红柿等水果。到了夏天果实成熟的时候,人们就爬上屋顶去采摘享用。甚至,若有多余的水果,还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售卖——那可是纯正的绿色食品。

在今天的马尔默及周边地区,绿色低碳几乎无处不在。这座城市有一座奇特的地标建筑——“旋转大厦”。这座造型“扭曲”的建筑大概是欧洲最著名的摩天大楼,它也是一座环保节能的示范建筑,所有电力供应都来自海风发电。

如果你有机会横跨厄勒海峡,你将会看到大片的海上风车园在海风的吹拂之下转动,那不仅是一片别致的风景,更是大量清洁电力的来源。

这样的成功转型,堪称世界城市史上的典范。

“听说你们国家的东北地区也遇到了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马尔默一样的困境。”马尔默大学的一位教授对我说。

“是的。”我回答他,“中国的东北老工业区也经历了繁荣之后的衰败。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不少问题,一些管理者因此暴富,很多工人受到了伤害。如果你喜欢电影,不妨看一部叫《铁西区》的纪录片,或是一部叫《钢的琴》的新片,从中可以了解到大致的情况。”

“那么,那里现在的状况如何?”教授眉头紧锁。

“国家实行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区的规划。”我说,“但是显然,那些城市的转型之路还很漫长。”

中国东北工业城市的转型当然不可能照搬马尔默的做法,但是,这座北欧城市在十余年内的“华丽转身”值得好好借鉴。

(本文刊于2012年1月《环球市长》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