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息爆炸的社会里,你用什么方式获取高质量的新闻?”

一个月前,我在问答网站“知乎”上回答了这个问题。我说:在信息过剩的情况下,我们选择从怎样的渠道阅读新闻,本质上是选择哪些人为我们挑选、供应新闻——如果你选择看报纸、杂志、电视,那么为你挑选、供应新闻的,是传统媒体的编辑、记者;如果你选择从门户网站获取新闻,那么为你供应新闻的依然基本上是传统媒体的编辑,只不过这些信息经过了门户网站编辑的挑选,和一定程度的加工;如果你从微博等SNS平台看新闻,那么你所看到的信息是经过自己的好友,以及一些媒体官方账号、微博营销账号挑选的。

但是,如果你希望获取大量、优质的信息,以上这些信息源或许还不够。我认为,你得用rss订阅一些靠谱的博客和独立网站,许多博客作者是在真心诚意、不计回报地贡献优质内容。

在这个全民微博的时代,博客为什么还没有死掉?我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种技术虽然已经显得过时,但它依然在为公共言说贡献着微博和SNS无法替代的平台。网络门户的信息再海量,SNS的互动再贴心,也取消不了博客的意义:它们大多独立生存,访问量不及门户的零头,但却坚持在为公共空间贡献着纷繁多样的、有价值的声音。

这些声音可能来自韩·寒、李承鹏这样的意见领袖,可能来自月光博客这样的技术流,可能来自煎蛋这样的海量趣味信息汇集,也可能来自你的同窗好友,你的暗恋对象。

实际上,博客是“选择信息源即选择人”的最集中和彻底的体现。每一个rss源,都对应着一个或多个鲜活的个体。选择订阅哪个博客,就是对博客作者本人的直接信任。我的Google Reader里,最喜欢的博客作者之一是一位名为范志红的营养学家,她每天分享一些健康饮食、安全饮食的信息,既靠谱,又实用,这何尝不是对公共舆论空间的一大贡献?

我在写博客的这六七年中,也在朝着“为公共空间贡献一点点有价值声音”的方向努力。当我还是一名新闻专业的大学生时,我写下自己对世事的评论,对教育的反思,收获了一些肯定和共鸣;当我成为一名记者,拥有了更大的平台去书写文字,我依然珍视着博客这个个人作坊式(而非工业化流水线)的平台,我在这里分享新闻产品生产线上的故事,探讨达成理性公共讨论的可能性,也触摸更宏大的“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

我总觉得自己的博客文章不够好,但又有那么一些自矜:至少,有不少人在看了我博客之后,知道了哈维尔的《对话守则》:“1.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2.不做人身攻击。3.保持主题。4.辩论时要用证据。5.不要坚持错误不改。6.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7.对话要有记录。8.尽量理解对方。”我将这八条守则写在了博客的评论栏前,希望身体力行,倡导一种诚恳、宽容、推崇理性、相互理解的公共讨论氛围。

博客作为一种公共言说平台的魅力,令我对这种没有稿酬的写作乐此不疲。当然,如果说我在为博客纯粹付出、没有收获,也是虚妄之言——最起码,我收获了一丁点的薄名,拥有了一些真诚的读者,也因此结交了一些朋友。每一次,当有人说“我看过你博客时”,我觉得那是对我最佳的夸奖。

现在,又有一份意外之荣誉落到了我的这个博客身上——我获得了第八届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的“最佳中文博客”提名。我关注这个大赛已经很多年,也曾梦想能被选中,现在愿望实现,自然欣喜异常。而且,大赛给了一段我认为非常受用的评语:

“方是年轻而且锐利的新闻人,也同时在博客上拥有非常专业的读者群,他利用社会性媒体提升对传统新闻学的补充,尤其是主流媒体不能完整报道的内容,他的博客会提供更多视角。”

“Fang is a young and sharp journalist. Many of his readers are professionals who are relevant to the media. He uses social media to publish information that is complementary to traditional media. When mainstream media are not in a position to publish the whole story, his blog provides more insights into what’s going on.”

在最后的投票中,我肯定不是iGFW、李大眼等博客的对手,不过,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在这里,我诚恳期待您能够为我的博客投上一票:投票网址在这里,可能需要翻墙,因为投票时需要使用Facebook账号或Twitter账号,不过Google账号和Yahoo账号也可以,页面上有具体的投票方法说明。

真诚感谢您!无论您有没有为我投票,我都会继续在这里为公共空间贡献一点点有价值的声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