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新一期的《The Nation》杂志刊登了一篇由11位五年级小学生撰写的读者来信。我们可以从中一窥美国的五年级小学生在阅读什么、讨论什么。

这11位小学生就读于罗德岛州的一所学校,罗德岛州是美国最小的一个州,这所小学只有312名学生,75%是拉丁裔。

有一天的阅读课上,学生们正讨论“raid”这个词。“raid”的意思是突袭,于是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战争上。这些学生向校长抛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本·拉登死了,我们却还在战争中?

校长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而是告诉他们:有一本杂志叫《The Nation》,这本杂志在2011年5月23日那期的社论中提出了同样一个问题,那篇社论的名字就叫做“本·拉登之后”。

第二天,这群学生当中的11个人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阅读了那期杂志,并开始讨论。

显然,对于五年级的小学生来说,要读懂这本严肃杂志上的文章,有些难——最起码,生词很多。不过,他们说,凭借联系上下文猜测等各种阅读技巧,他们读懂了文章,并且觉得可以给杂志的编辑部写信了。

在信中,他们发表了这样的评论:

我们发现小布什政府开始了一场无限的“反恐战争”,这可能给很多国家带来破坏。我们同意你们给奥巴马总统提出的关于如何结束这场战争带来的“黑暗章节”的建议。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减少美国在阿富汗的兵力,在每个人之间增加沟通。

当我们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发现总统已经采纳了你们的社论中提出的不少建议。就在你们的社论发表后不久,他就去阿富汗宣布了撤军计划。看起来,总统正利用这一机会结束“美国历史上的黑暗章节”。他会裁军,开始和平对话。

总之,我们希望感谢你们写作了这样一篇社论,它引发了我们对了解更多时事的兴趣。我们希望人们能够采纳你们的建议,在全球范围内增加沟通交流,制止冲突。

字里行间依然能够读出小学生的稚嫩感,但是,这不妨碍它成为一封令人印象深刻的读者来信。

我相信,大多数的美国小学生也许并不太了解关于本·拉登、阿富汗的事情,能够阅读《The Nation》这样的杂志并写信的只是很少一部分。我也相信,中国的小学生中也有人关心着自己的国家和我们的世界,并且能够阅读严肃读物的文章。不过,写信的这些小学生和他们的校长,依然打动了我。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碰到一些中国的小学生,他们会跟我说,老师在课堂上和课后带他们讨论了钓鱼岛和中日关系问题,他们很想跟我讲讲民族主义什么的。如果这些太远的话,那就讲讲择校费,讲讲该不该让农民工子女和城市里的孩子一起读书、在一个地方参加高考吧。

11位小学生的签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