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中国的政务微博之前,先说说美国的事情。

上个周末,美国总统奥巴马去佛罗里达度假,跟老虎伍兹切磋了高尔夫球。各媒体的白宫记者们对奥巴马的这趟行程非常恼火,因为整个周末他们都被禁止跟随报道。这打破了长久以来的传统:以往,白宫记者们往往可以在总统打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洞时进行报道,甚至提问。

ABC新闻频道的白宫记者Ann Compton吐槽说:“最近两年,媒体能见到奥巴马并提问的机会越来越少,这实在丢人!”Ann Compton有资格这样批评,因为她当了N多年的白宫记者。白宫主人从杰拉尔德·福特换到了巴拉克·奥巴马,她一直都在。Ann还说:“对于试图进行负责任报道的记者来说,总统的日常政策进展——从移民到禁枪——几乎完全是不透明的。这跟我报道过的每一个总统都不一样。这届政府在将媒体拒之门外这一点上做得非常过分。”

以这次高尔夫事件为引子,Politico发表了一篇长文分析奥巴马政府的媒体政策。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作者认为,奥巴马能够这样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技术的进步——更确切的说,社交网络的发展。

当初奥巴马能够胜选,社交网络就有很大的贡献。后来人们发现,奥巴马和他的白宫幕僚们已经沉迷于利用Twitter、Facebook、Youtube以及其他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他们不仅用社交媒体来竞选,还用它们来治国。

有了社交媒体,总统不再需要依靠报纸、电视等大众媒体就可以和选民接触。于是,白宫自己生产了非常多的内容,比如奥巴马伟岸帅气或是卖萌的照片,比如白宫各种官员的视频,比如奥巴马助手撰写的博客。本来,白宫只会在一些历史性的时刻(比如911)发布照片,但奥巴马政府将它变成了一项日常活动。然后,这些照片、视频、博客都直接通过社交媒体发送出去,即刻抵达选民的电脑和手机。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社交媒体拉近了人们和总统的距离。科技的魅力呀!”如果你准备这样评价,那就太天真了。

正如CBS资深记者Mark Knoller所言:“奥巴马政府喜欢吹嘘自己有多透明,但他们只是在他们愿意透明的事情上透明!”让奥巴马得以掌握主动权的,正是社交媒体。利用社交媒体,白宫取代大众媒体成了内容的生产者和分发者,奥巴马得以绕过那些讨厌的白宫记者,直接让选民听到白宫希望他们听到的东西。

奥巴马的喜新(媒体)厌旧(媒体)是非常明显的:他一边通过社交媒体发送大量内容,一边拒绝接受传统媒体记者的采访。近年来,奥巴马从未接受过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Politico等媒体记者的采访——恰恰是这些记者最了解白宫,最喜欢提出尖锐、难以预测的问题。

哦对了,奥巴马也不是不接受采访,他只是不喜欢接受纽约时报等媒体的采访罢了。据Towson University的政治学者Martha Joynt Kumar统计,奥巴马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接受了惊人的674次采访(他的前任小布什在一个任期内只接受了217次采访)——不过,这些采访大部分都是去地方电视台,上一些《鲁豫有约》式的节目,几乎不面对真正懂行的白宫记者。

奥巴马上鲁豫有约

这样看来,奥巴马的确是操纵媒体的高手。他的政府中虽然没有宣宣,但他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之下,成功掌握了对内容的主动控制权。有了Facebook,谁还需要去搭理那些讨厌的一天到晚问尖锐问题的报纸白宫记者啊?

好了,美国的故事讲完了。中国的政务微博,我也不必再说什么了,相信你都能明白。我当然知道中国和美国不同。我也认同:比起完全的信息闭塞,有了一个普通大众都能见到的信息发布平台当然是件好事。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对那玩意儿期待过高——甚至,还应该留个心眼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