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Madison)读书。这里一直被认为是美国最左的城市之一,有着“麦迪逊人民共和国(The People’s Republic of Madison)”的绰号。美联社有一篇新闻的开篇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

在威斯康星州的极端自由派首府城市里,什么都可能发生,从街头派对到裸体骑自行车活动(感兴趣的戳这里)。

社会平等议题是左派关心的重点。按照这样的逻辑推断,麦迪逊应该是一个平等程度很高、贫富差距很小的城市。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至少在种族平等方面如此。

去年10月,一个叫做Race to Equity的组织发布了一份报告,将麦迪逊(以及麦迪逊所属的丹恩郡)的种族不平等状况与美国整体的情况做了比较,结果相当惊人——

  • 2011年,丹恩郡的黑人失业率高达25.2%,而白人的失业率只有4.8%。作为对比,美国全国的黑人失业率是18%,白人8%。
  • 丹恩郡内超过54%的非裔美国人生活在联邦政府的贫困线之下,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而白人的贫困率只有8.7%。也就是说,黑人贫困的几率是白人的6倍多。
  • 单看儿童的贫困率,差距就更大了。超过74%的黑人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下,而白人儿童只有5.5%的贫困率。13:1的比率,足以使丹恩郡成为美国儿童贫富差距最大的地区。
  • 在麦迪逊公立学区,非裔美国高中生的按时毕业率只有50%,而白人学生则有85%。黑人学生被停学的几率是白人的15倍。
  • 虽然黑人青少年人数不到整个地区青少年人口的9%,但少管所(juvenile correctional facility)里的黑人却占到近80%。在2010年,丹恩郡黑人青少年被逮捕的几率是白人青少年的6倍——这个比率在威斯康星州是3:1,在全美国是2:1。
  • 成年男性中,黑人比例只有4.8%,但2012年被投入监狱的人中却有43%是黑人。
  • 在全部40项指标中,绝大部分数据都显示:丹恩郡的种族不平等状况比全国平均水平更严重,只有2项例外。

如果麦迪逊是一个向来以保守著称的城市,那么这些数据肯定不会那么令人惊讶。为什么一个高喊社会平等的城市,自身的黑白族群差距会这么大?

这份报告也试着给出了一些解读。报告作者认为,“罪魁祸首”之一,正是让麦迪逊人引以为傲的威斯康星大学。

麦迪逊是一座大学城,整座城市以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为中心。其后果之一是,源源不断到来的学生们抢走了很多工作。城市内及城市周边的大多数工作都要求较高的学历和技能,而这些工作往往被希望留在麦迪逊的毕业生们得到。教育水平相对较低的人,在这里能获得的机会非常少。

即便是那些不需要太高学历和技能的工作,比如零售、招待、劳务、建筑、制造、交通,也大量被学生们抢走——在校生们依靠这些兼职工作来赚取生活费。在和学生们的竞争中,黑人处于明显的劣势。

人力资源部门在招聘时的一些做法令情况更加恶化——他们往往要求证书、推荐信、培训,设置各类门槛。有意无意之间,给教育水平较低、相关经历较少的求职者构成了巨大的障碍。

当然,黑人的糟糕生存状况还与其他因素有关。比如,麦迪逊没有大型的黑人聚居区,他们分散聚集在十几个点上,构成了白人社会中的一块块小型“飞地”。在这些“飞地”中,往往没有大型超市、公立学校、教堂、市民中心、公共空间,甚至没有酒吧、餐厅,也没有大的雇主。在城市公交系统中,这些“飞地”获得的服务也往往很少或很不平均。

麦迪逊的例子展示了一个社会从理念到实际之间的遥远距离——在它们中间,横亘着公共政策、经济结构、人口构成、历史地理等许多因素。倘若忽视这些具体的变量,单单根据人们口头上喊什么做判断,很容易犯下想当然的错误。

(本文首发于政见团队在知乎开设的专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