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纽约大学副教授Rodney Benson来宾大讲座。他去年出版的《Shaping Immigration News》中比较了美国和法国媒体对移民新闻的报道,有一些有意思的发现:

(1)虽然法国很多报纸的资金来源中都有一部分属于政府资助,但他们对政策的批评却比美国的纯商业报纸更多。而在美国,提供最深度、多元、最具批评性信息的恰恰是那些商业化程度较低的媒体:PBS、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他认为,这挑战了“政府干预会降低媒体批判性”的经典自由主义观点。

(2)美国媒体的报道更关注个人故事,尤其是移民者的个人奋斗故事,而法国媒体则强调围绕这一议题的理念辩论,这也许与法国人的哲学传统有关,但跟具体的媒体制度也紧密相关。

(3)美国媒体的报道体裁更加单一,法国媒体则更多样,往往是包含了深度报道、访谈、评论、来论、漫画等多种类型内容的组合报道。

(4)法国媒体比美国媒体更多地报道公民社会的声音,将个体的问题与集体的抗争联系起来。一个细节是:在电视采访中,法国媒体会在字幕中详细标明被采访者属于哪一个公民社会组织,哪怕这个组织刚刚成立,小到只有几个人,而美国媒体的字幕则往往是“移民政策改革倡导者”这样的称呼。他认为,联想到两百年前法国人托克维尔对美国民主和公民社会的赞赏,当下的状况是一种讽刺的逆转。

(4)在电视新闻中,美国的记者总是出现在镜头里,而法国的记者则隐身镜头后……

他还说,放眼全球,美国的媒体制度不是主流,而是例外(outlier)——美国对媒体的人均公共支出(per capita public spending)只有不到4美元,而世界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般是在30到130美元之间。关于公共媒体与政治独立性的问题,可以参见他撰写的一则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