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_to_Love

包办婚姻的年代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自由恋爱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自由。

在一间灯光不太明亮的餐厅,小A讲述了她爱上一个高中校友的故事。“他长得特别丑,相貌绝对是他最短的短板,”小A说。但爱情就是那样发生了。原因呢?因为他们一起利用业余时间在家乡做了一点小小的事业,白手起家,共同经历了从无到有的创业艰辛;再加上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平常往来很多,找房子搬家之类的总是互相帮忙。日积月累,小A发现他并不吸引人的外表下有一个很吸引人的灵魂。

“我对他的感觉,大概是从一起铺地板的那一刻开始的。”说起那个瞬间,她的眼睛里依然闪着光。

小A用这段故事回应小B的经历。在一次相亲中,小B认识了一个各方面都非常适合的男生,并且感觉不错,但不巧的是,这个男生的外表中就是有那么一个细节让她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于是她只能带着遗憾放弃了。

听了小B的故事,小A非常不解:我连那么丑的男生都爱上了,为什么你会因为一个细节的不和而放弃一个其他各方面都很合适的人呢?不过很快,她们找到了分歧的根源:小A和她爱上的男生有着一年以上的频繁接触,有共同的、重要的生命经历;而小B遇到的男生,不过是相亲时认识的过客,此前两人没有任何交集,之后也不会再在生命的旅途中再次相遇。

可是,为什么这两对关系中,一对有共同经历,另一对没有?细想下去,其实这种共同经历更多是由一些我们无法左右的因素所决定的:是否出生在同一个地方,是否年龄相近,是否上了同一所学校,是否恰好在同一个城市生活,是否正好有一项工作安排给了两个人一起去做……这些,跟爱情,跟两个人是否契合,都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以为不由他人包办的恋爱就是自由的,可事实是:我们“自由”选择的对象,其实已经经过了许多与爱情无关的因素的层层筛选。大部分时候,我们无法选择与哪些人产生共同的生命经历。如果一个人恰好与你的生命产生了不短的交集,比如恰好跟你出生在同一个地方,或者恰好就读于同一所大学,那么你们擦出火花的概率就会比其他人高出很多,你们牵手组建家庭的概率也会高出很多,但这也许并不意味着这个人真的比其他人更适合你。

朋友小C一直纠结于“门当户对”的问题。在他看来,出身于同一社会阶层是爱情萌发的重要前提。“不同阶层的人听的音乐都是不一样的”,他说。对于信奉爱情超越阶级的人来说,这样的观点当然是难以认同的。但是,再相信爱情能够超越阶级的人,也会承认这样的事实:在你的一生中,遇到同一阶级、相似家庭背景和教育程度的人的概率是最大的。你的出身,确实决定了你会遇到怎样的人。而你的自由恋爱,不过是在一个已经非常局限的池子里寻找最能对上眼的人。

这个星球上生活着70亿人,但你的一生能够结识的人不过几千,其中性别、年龄等基本状态合适的人则更少,而你也确实没有精力去了解更多的人(果壳的这个帖子计算了在茫茫人海中找到“the one”的巨大困难)。大多数时候,把这些人带到你面前的,并非你们生命中内在的引力,而是你无法掌控的种种外部因素。最近陷入一场单恋的小D就跟我说:“如果我能和他是同学该有多好!”在小D看来,他们是内在非常契合的一对,若能成为同学,将大大增加他们在一起的几率。可是,这是命运的安排,不由人左右。

当然,就像人能够在很多方面突破自我的局限一样,我们也可以因循着爱的指引,克服重重困难,主动创造生命的共同经历。如果小D真的觉得眼前的男生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她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来制造交集——当然,这需要权衡,需要牺牲。

“你爱他,为什么还是离开了他呢?”吃完饭,小B问小A。

“因为我不想再留在那个城市,而他会继续留下。”小A说。

“那或许说明,其实你们并没有那么爱对方。”

这样看来,尽管自由恋爱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自由,但那些不可控制的外部因素也同样无法全然左右我们的选择。我们的确带着沉重的枷锁,但我们依然享有诚实对待自己、追逐内心声音的自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