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的学生杂志《常识》广为人知,是学生媒体中的佼佼者。这个记者节,他们采访了多位媒体从业者和研究者,谈论当下的媒体状况。

Screen Shot 2015-12-05 at 21.23.01

  1. 您在微博中转载了石扉客老师关于新闻业界和学界的关系的讨论,那么您对于这种新闻业界和学界脱轨的观点是怎么看的?

我写了一篇文章《​新闻业受困,新闻学就难以发展》,其中引用了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在1987年的美国政治学年会上发表主席演讲时说的一段话:“政治学并不仅仅是一门知识学科,更是一门道德学科……政治学家们希望做些好事,在推动政治改革方面做出贡献的冲动深深嵌在我们的职业中……要想在没有政治参与的情况下出现政治学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政治参与扩大了,政治科学才能发展……在一个没有政治参与的社会中,政治学家将会失业。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经济学家那么看重市场,为什么政治学家那么看重民主参与。”

我想这段话能给新闻学界和业界的关系带来启发——民主的发展和政治学的发展是相互促进的过程,市场的发展和经济学的发展是相互促进的过程。同样,新闻业的发展和新闻学的发展也应该是相互促进的过程。

但是,必须同时指出的是:相互促进的前提是相互独立,没有谁依附于谁。学界是一个有着自身价值标准和方法准则的共同体,不可能充当业界的吹鼓手、后援团。

  1. 很多人说“新闻无学”,那您认为如果想当一名记者,他应该具有哪些方面的素养?

说“新闻无学”的人,肯定没看过世界一流的新闻学刊——从学术角度说,新闻的学问多着。

当然,前面说的“学”,是指学术。如果不读博士、不当教授,是不需要接触这些的。大部分说“新闻无学”时,指的大概是技术层面,说的是新闻不用学就能写。

谁要是这么说,就让他/她写一篇新闻看看吧,看看能写成什么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新闻的采访写作技术当然是需要学习的。不可否认的是,有少部分人大概可以无师自通,但这就跟少部分天才少年不用上计算机系也会编程一样,他们不代表大部分人,大部分人还是要上了计算机专业才行的。所以,在这个层面上说“新闻无学”就跟说“计算机无学”、“会计无学”一样。

新闻不仅有学,而且做新闻需要具备的素养是对整个人生发展都非常有用的。做新闻最需要的无非几种能力:获取信息的能力,分析信息的能力,表达信息的能力。这些能力在你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都有巨大的作用。

  1. 您对有意向从事新闻行业的后辈有什么建议吗?

Think big, do small. 或者说,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这是一个新旧交替、惶惶不安的年代,以往稳定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但也正是这样的时刻才是容易崭露头角的时刻,因为旧权威都不复存在了。如何崭露头角?想大问题,想整个行业结构,想整个社会,想整个世界,整个宇宙,想历史与未来;但做任何一件小事都要靠谱,靠谱是最大的美德,也是最容易被人发现和欣赏的美德。

  1. 您在美国的传播学入门课程中担任助教,就您的观察来看,中国可以从美国的传播学启蒙教育中汲取什么营养?

紧密联系外面世界的最新变化,每年都要重新编写教案。将传播与公共生活的主题置于中心位置,因为学生们很多以后都不会从事新闻行业,但每个人都会是信息的传播者和接收者,每个人都会在传播的过程中参与公共生活。详见我博客中的这篇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