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结绳记事

永远的爷爷

一 深秋,院子里的菊花和一串红盛开如往年,但它们却再也见不到养花人了。农历十月初一,我的爷爷告别了这个世界。 上小学时,这些五颜六色的花儿是我作文里的常客。爷爷是一个做事极认真负责的人,即便是退休后作...

更多

金天线

有一种说法:只有在北大读过本科的人才是真正的北大人。我基本认同这句话,但也有例外,比如金天线。 金天线是刚刚从北大法学院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在燕园只生活过2年,但我认为他是典型的北大人,或者更准确地说,...

更多

杨代表工作室关门不谢客

代表法草案讨论期间,深圳人大代表杨剑昌高调关闭了开设五年的“杨剑昌接访室”。其实,即便代表法不修改,杨剑昌也早生退意。作为深圳著名的草根代表,五年,两万个市民的接待量让他难以独撑,辛苦异常,孤独异常。...

更多

“南方报业亚克西”事件

其实这算不上什么“事件”,只是一段小插曲而已,不过它所折射出来的现象却有点意思: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是如何被各方阐释、利用,甚至曲解的。在此记录下来,供大家继续阐释。 :) 一切起源于7月中旬至8月中旬的...

更多

北大,哭泣的脸

一 毕业的季节。从江南到塞北,从东土到西域,有大学的地方就会响起离别的歌声。 仔细听,那些歌声是如此相似。毕竟,所有的校园里都有漂亮的女生和白发的先生,所有的大学叙事都以军训、逃课、社团、求职为关键词...

更多

校长改说流行语,然后呢?

  “不要迷信哥,哥只是个传说。” 当北大校长周其凤在研究生毕业典礼上说出这句话时,看台上响起欢呼声,而我只能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如果引用网络流行语是“凤哥”的首创,我绝对会为他击掌叫好。可惜,前面已...

更多

答辩结束

也许昨天答辩会更有意义一些,呵呵。当初夏再次降临京城的时候,我和同师门的8位同学一起顺利完成答辩,在北大的日子进入最后一个月的倒数计时。 以下是我的论文后记,发表于此有删节。 虽然我的人生只过去了不到...

更多

和瑞典副议长共进午餐

瑞典议会第一副议长Jan Björkman来北大访问,还没见校领导,车队就径直奔向农园餐厅。在那里,他将和一些学生共进午餐。 要是在往常,我肯定无缘见到这位异国来客。在北大,虽然外国领导人接二连三地前...

更多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