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在热带或南半球迎接过新年,但我猜,和生活在北温带的我们相比,那些地方的人们在新年钟声敲响时的感触应该有些不一样吧。 气候会影响人心的感受和情绪,所以自古逢秋多寂寥,从来春心常萌动。而当每一次在寒...

更多